作者:Ra Uru Hu

所以,我們有個難題。那難題是,從某方面來說,那並不算是個難題,我即將帶你們來看的資訊可能會相當悲觀,想到神秘過程正在尾聲,甚至可能很令人沮喪。該如何是好!它將不再被需要。那完全是關於閘門19;閘門19是接近的閘門,如果你去看一個迴路,但是拿掉它的壓力,那迴路也就不存在了。

如果你把神秘之道的閘門19拿掉,那麼神秘的潛能也就不復存在。而那意味著,不僅僅只是天秤的一邊改變了,天秤另一邊的一切也都會受到影響。

這個神秘之道,很顯然可以有許多不同的名稱。你可以稱它是靈性之道、神聖之道、自然之道,任何你想要的名稱,你可以稱它是佛教之道、印度教之道、猶太教之道、穆斯林之道、基督教之道,隨你稱呼它;你可以在「之道」前面放入任何描述,只要那個用詞的主題是關於個人與超然力量之間的關係,都是可以成立的。

那意味著,這個神秘之道可以是崇拜惡魔的,可以是多神論、一神論、無神論,可以是任何模樣,而這也是關於我們自身需要瞭解的一件事。

我收到過來自一位藝術家友人一封很棒的電子郵件,他是個繪畫藝術家,每年都會寄給我一張圖作為某種祝賀。有張圖是一個教宗站在巨大的門前,手上握著大聲公,大喊著:「我的上帝比你的上帝好。」我覺得這很好笑,當我在看神秘之道時,可以看到我們所有人都內建著這樣的過程,所有人,而且所有的宗教和靈性哲學都可以套用到這個神秘之道裡。它們全都是神秘之道的一部分,神秘之道是其底層的機制。

這也是我希望能夠在班圖裡向你們展示的:在地球上,我們有著為數眾多的神祇,基本上,祂們能夠分成數種不同的機制原型。並不是說哪一種會比較好,或者哪一種是只屬於這些人或那些人的,不論是哪種情況,神祇一直存在那裡,這就是神秘之道。

節錄自《人設圖宇宙學二:神秘之道》(Rave Cosmology II: The Mystical Way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