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a Uru Hu

我們正在等待工具。而且,老天啊,我們已經很接近了;非常接近。我們大多數人應該都會見證到這件事。我也希望自己還在,能夠見到輪軸的轉動。並不是說,我預期所有的事情都會在那一刻發生——而是能越過那個時間點,能夠看見這些人開始來到這世界上,能夠清楚地看見。身為一個情緒沒有定義的人,對我來說那是很顯而易見的,我可以感受到,真的,我可以感受到。

39/55頻率的改變

我最小的兒子有39/55通道,而且我幾乎每天都能感受到這個能量正在發生的轉變,我無法確切指出並抓住那頻率,因為它一直在改變。而且我也在其他有39/55通道的人身上注意到這情況。我自己有閘門49,而且我也一直在面對我的情緒系統受到的制約,而閘門49是我在情緒系統中唯一的主題,因此會非常深入它的本質。過去幾年來,特別是自從2002年左右以來,我開始留意到我的閘門49在放大外來能量的方式上正在發生改變。它正在改變,而且作為一個覺知者,要說明這情況並不容易。那就只是強度上的不同、特性上的不同、以及給我的感受上有所不同。

當然啦,我的設計並不是要來實際體驗這部分作為核心元素在運作的,但我會非常容易受到其頻率的吸引。如果你加以留意,你可以實際感受到改變的到來。你可以在周遭的世界裡看到改變。我們終於來到了九中心人類能夠真正發展茁壯的時刻,隨著閘門49和閘門55覺醒成為覺察閘門,我們將首次擁有完整的九中心潛能。我們真的將達到這狀態。

發展的過渡期

畢竟,從演化的角度來看,自從1781年以來的數百年時間並不算久。從演化的角度來看,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因此,我們經歷的這個過渡期,真的是一個發展的過渡期,讓我們能夠達到這個狀態,讓我們能做好準備,迎接這個長久演化過程的結果。這也是為什麼人設圖知識會在這時間點到來,讓我們能夠打好基礎迎接之後的轉變。因為,屆時,我們從人設圖中所獲得的工具以及瞭解設計的方式,從變數到調性和基質,人設圖知識中的所有這些資訊,現在都將能被完整地運用。

我們將能夠在這些未來的小孩身上,看見、體驗到一個非常不凡的覺察形式,這一切在十幾二十年前都還只是科幻小說的範疇,但這是真的,這是我們潛能中的一部分,這樣的認知潛能是頭腦還無法理解的。那就在我們的內在,在我們的形體內,而且那將是我們未來會展現的模樣。

節錄自《突變時期的情緒性》(Emotionality in the Time of Mutation)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