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ta 與 物質

作者:Ra Uru Hu

從哲理上來看,在我的人生中,我已經聽過了關於人類物質主義所有面向的討論,有物質主義社會、超物質主義社會、低物質社會,關於物質主義本質各種來來回回的論述。不論討論的結果為何,不論有哪些政治衍伸物,包括資本主義、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等,讓我覺得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是,那重擔都是由我們來承接。我們認定物質是某種讓人執迷的重擔。而物質也是以這種狀態呈現在我們的世界裡。只要你是生物形式,你就無法避過這狀態。這是個物質的世界,而且我們也是物質的形式,我們需要物質才能存活。

我們認定那和我們有關,認定那是我們深沈的驅動力,認定我們受驅動要在物質層面上取得成功,然而,話說回來,這並不是真的。事實上,自從1781年開始,那些天生屬於右向性的人,都不是設計來透過謀略的方式在物質層面上運作。我們並非真的和物質劃上等號,實際上,Penta(三到五人的群體)才是和物質相關的。

Penta僅聚焦在一件事:物質。你也因此能夠瞭解到為何物質是我們運作的基石。當你有了小孩,必須要照顧他們,否則物種無法存活,也不會有進化過程。家庭是人生的第一項事業,這個事業是關於庇護、食物、衣物,而在這行業中的所有人都朝著單一的方向前進,也就是朝著生存的方向前進。

而且當Penta功能完善時,是非常有效率的。Penta會極為有效率,因為它們心無旁騖,只有一種驅動力推動著它們前進。在Penta這個跨能量場域的形式裡,所有的成員,所有不同能量頻率的面向,全都聚焦在單一的方向上。事實上,這是這種超個人形式的最大弱點。而其弱點就是我們的優勢。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邏輯 與 完美

作者:Ra Uru Hu

邏輯有種特質是其他形式的覺察意識所沒有的:它實際上能夠追求完美。

如果你是抽象人,而你又認定完美是存在的,肯定會讓你的人生備感折磨,因為在抽象運作中,根本沒有完美這種東西。但是,邏輯運作則是關於追求完美。

才華的通道(48-16)經常受到誤解。這條通道是關於完美地反覆執行一種模式。這就是音樂人在排練時做的事情,不斷反覆演奏同一首曲子,追求可能的完美呈現。這是讓邏輯人魂牽夢縈的事情,對他們來說,完美是可能存在的。

若是加以解構,這和人設圖的邏輯深刻關聯。因此,的確,關於我們的本質有件事必須要瞭解,也就是對我們來說,完美顯然是有可能的。

在邏輯迴路,我們會看到脾中心。它的運作是在瞬間到位。然而,在此同時,它也是個比較的過程,藉此來檢視模式是否合適。這種評判的過程,若放在世俗層面上,純粹就是關於小心留意外在的情況。而我們所擁有的可能性,那種所謂的完美,是我們在正確運作過程自然出現的副產品。

只是,那種完美並不是和他人比較的結果。和他人的比較,是世俗批判的基礎,而世俗的批判就是:我們有這個,還有那個,咱們來評估一下,比較這兩者,評斷哪個比較好。

我在人設圖系統裡頭所做的事情,最令人興奮的就是,我能夠越來越深層去探索機制的架構。深入探索並不是要讓區分的科學錦上添花,而是要真正到達一種境界,讓獨特性的區分能夠輕而易舉地確立。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七中心人類的神祇

作者:Ra Uru Hu

關於我們的祖先,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必須瞭解,儘管人類有種血脈相承的幻覺,但是你和1781年之前誕生的人並沒有任何共通之處。你有著不一樣的內在系統,你體內能量的配置是全然不同的。我們在外表上看起來或許很類似,但我們和先人並不相同。而那不同之處並不只是我們的內在系統配置不同,我們在生理上也是不相同的。

因此,想想我們那些祖先和前輩,他們全都是左向性的,滲透到世界裡,透過謀略來努力確保他們有能力維持穩定性以及維護自身形體的健全。而他們留給我們什麼呢?他們給了我們一個被征服的世界。他們給了我們神明。神明是屬於策略性七中心人類的產物;他們創造了神明,他們膜拜神明,他們為了神明而犧牲生命。神明是他們的策略元素,是個激勵的元素,是個聚焦的元素。要相信神明,但也要記得把你的駱駝繫在樹上。

七中心人類給了我們哲學,也給了我們科學的基礎。他們還留給了我們藝術和音樂。我們的世界充滿了七中心人類的元素。九中心人類膜拜七中心人類的神明、順從七中心人類的道德觀、遵循七中心人類的哲學,這些成了九中心人類的非我,讓九中心人類成了極為策略性的生物,成了不折不扣的七中心人類繼承者。

我們並非七中心人類

關於瑜珈,有件有趣的事情就是,若你想要讓你的身體符合七中心人類的運作,那就去做瑜珈。是的,同質化總愛捉弄人。問題就在於,我們根本不是七中心人類,我們完全不是像七中心人類那樣的策略性。我們是個過渡的形式,我們是個全新的形式。

七中心人類給了我們什麼?策略、謀略給了你什麼?它給了你一個計畫、一個理由、一個意圖。這就是七中心人類運作的重點:理由和計畫。新時代運動(The New Age)老愛說「偉大的計畫」,但這些人只是像鸚鵡般在重述七中心人類的思維罷了。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第 14 步

作者:Ra Uru Hu

瞭解關於14號閘門的整個重點就是,這閘門內在帶有人類所有的物質潛能,而這裡所謂的人類物質潛能是我們所理解的能量、金錢、物質之道、生命中的物質途徑。畢竟,在傳統易經中,14號閘門完全關於牛車以及牛車上是否滿載值錢的好東西。

瞭解關於創造麥克魯漢(McLuhan)地球村這件事,也是非常的重要。為了要達到能夠形成地球村的狀態,就要從某種能量交換的方式開始,我們稱那能量叫做錢。而能量交換是人類發展過程中最重要的主題之一。如果你找不到方法能夠交換能量,那麼大家就全都必須去打獵和耕作,基本上大家每件事都得做,因為沒有方法能夠交換能量。

金錢的發展是最神聖的事情。我這一生都在看著人們瘋狂追求財富。我誕生在富裕的環境中,但我過著一無所有的生活,而且我看著人類瘋狂地追逐金錢。而要瞭解的重點非常簡單:金錢是神聖的媒介,因為它讓人類聚集在一起。今天我們生活的世界真的要發動全球性的戰爭會困難許多,由於我們在全球化的過程中所創造的經濟架構之故,很難再出現像上世紀那樣的世界大戰。當你在財務上把所有的人串連起來綁定在一起,他們就必須要和平共處,至少在某種程度上是這如此。而那就是重點所在。

因此,關於文明的發展以及我們演進過程的發展,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我們必須發明金錢,我們必須創造這個能量的媒介。而會在這方面佔優勢的人,是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事情的那些人。能怎麼辦呢?

儘管如此,金錢是關於啟蒙和覺醒的事業,大家不應該忘記這點。我是在經營賺錢的事業。如果我沒賺錢,人設圖就是個失敗。如果沒有人願意付錢,如果沒有人願意投資,人設圖就是個失敗。金錢只是個形式,但對人類來說,金錢是個不可或缺的形式。順帶一提,錢從來都不是問題,人才是問題所在。

節錄自《64個演進步驟》(The 64 Evolutionary Steps)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愛你自己,也要愛你的懸掛閘門

作者:Ra Uru Hu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愛你自己。如果你愛自己,你就不需要其他人的愛。這是很棒的事情。愛應該是個饗宴,愛應該如糖果般甜蜜,愛應該是很美味可口的東西。愛並不是:「喔,我必須得到它。它必須要在那裡,要是沒有,我就會崩潰,喔,我的老天啊,它會要了我的命。我好沮喪,我不想活了,因為你離開我。」沒完沒了。

如果你愛自己,你會發現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也就是你曾經以為的那些愛都是假的,因為那不是愛。那是吸引力,那是性。有各種東西會讓你為另一個人著迷。我們在人設圖的領域裡很清楚這件事,因為當你看著你的設計,你會看到自己是多麽容易受到吸引、多麼容易與他人連結,有著各種的非我誘因。

懸掛閘門在尋找關係連結

畢竟,我們都有懸掛閘門。每個懸掛閘門都在尋找情人、尋找朋友、或者尋找一段關係連結。是的,這是真的,那就是懸掛閘門在做的事。它們掛在那裡,說著:「嘿,喔,看看那邊那個,是不是很可口啊?我也想要一個那個。我也想要一個這個。」

這很讓我瘋狂。我有個開放的薦骨中心,還有個開放的情緒系統。我什麼都想要來一點。這變得非常讓人困惑,因為在我的開放中心裡,部落、個體、集體的元素全都有。我總是在各種渴望、熱情、需求之間感到很疑惑。我不知道哪個是哪個,一頭霧水。你有著那些懸掛閘門掛在那裡,感覺就像是:「喔,我想要這個,我想要那個。」

當你的內在正確運作時,那些懸掛閘門就不會再這樣對你了。它們無法再這樣對你,因為那些已經不再是誘因,而是成了風險,變成了完全不同的東西。然後,面對那些懸掛閘門,感覺就像:「喔,是啊。」你的脖子上掛著大蒜,手上拿著大十字架。「我知道那些閘門。你不能從那裡影響我了。」有某些閘門、某些爻線,每當它們在我生命中經過,我就會被打趴,那感覺就像:「喔,拜託求求你。」

我很容易受到28.5的影響。28.5讓我無力招架。我有57.5,有20-57,但我沒有掙扎的通道任何一個閘門。因此,我是很冷酷無情整合型又連結心中心的人。但是當28.5出現時情況就不一樣了,我母親、我的四任妻子其中三個、我女兒,還有我身邊很多人都有28.5。因此,當28.5出現時,我就像迷失了一樣。那感覺就像:「喔,嗨,你要把我變成好人。嗯,多謝哦。」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策略和權威是通往獨特性的道路

作者:Ra Uru Hu

你的身體樣貌主要是受到基因對於形體差異的傾向所決定,簡單來說就是,我們每一個人生來都是獨一無二的。

這句話不是那種陳腔濫調,真的不是。而且我要表達的也不是每個人外觀看起來都不太一樣這種顯而易見的事情。我在說的是人設圖系統裡的策略和權威會給我們帶來的獨特性。透過遵循我們自身的策略、透過活出我們不同的本質,策略和權威會帶領我們展現出我們的獨特性。

唯有透過活出不同的樣貌,也就是實現我們在基因上傾向差異化的特質,我們才能活得正確。如果你想知道那在人體圖中是如何呈現的,就去看所有你有啟動的地方,在你的設計中所有啟動的地方就是你在基因上獨一無二之處。我們就是透過這些地方在運作,也就是說,它們是我們內在固定的元素。

開放區域是同質化的接收器

但我們也有個難題。那難題就是,在我們的設計裡有非常多開放的區域,而開放區域就是對他人能量的接收器、是制約的接收器。開放區域會讓我們偏離了自身的本質,把我們拉向同質化,全然背離差異化的基因傾向。

當你被同質化時,那意味的是你採用了習俗文化所決定的飲食習慣,在習俗文化所支配的環境中進食。你過生活的方式,會受到他人評論與制約的影響。如果沒有正確運作,如果沒有遵循策略,每個人的開放區域都會被帶向這種同質化,而你也就偏離了自身與生俱來的獨特性。我們每個人都有著獨一無二的形體,而我們也都要活出那形體的獨特潛能。

內在判定

這裡有著第三個元素稱作內在判定(Internal Determination),這是我們今天要探索的主題。內在判定對任何生命形式都是非常重要的。它是關於維持我們的健康所需要的事物,它是關於維持我們最基本的生存所需。

最基本的生存所需,對人類來說就是關於我們消化的方式,也就是關於基本健康系統(PHS),而要回歸你的正確本質,就要從消化開始。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天王星進入2號閘門 | 新方向

作者:Peter Schoeber

我們第二個常駐的行星是天王星。天王星在上季末進入2號閘門,因此是相對新的啟動。天王星已經有84年沒有進入2號閘門。而2號閘門是個非常特別的閘門,需要許多的關注。

首先,我們在G中心內有四個關於方向的閘門,而2號閘門本身就是方向的閘門。是的,我們還有7號閘門、1號閘門、和13號閘門,但明確地說,它們只是根據2號閘門帶來的方向透過不同的觀點來加以表達,但真正帶來方向定位的、真正帶來突變性方向定位的是2號閘門。

2號閘門稱作接收,那是個非常精確的用詞,可能比你們大多數知道的事物都更精確許多,因為接收是關於受體(接收器)。如果你去研究身體內部,每個身體細胞內都有高達兩萬種不同的受體,肯定有必要自行定位方向。這些受體就像是種特殊的容器,容納特定的蛋白質或者特定的賀爾蒙。因此,它們只會回應某種特定的輸入資訊。那就是它的運作方式。

新方向

在表面上,而且如果你去看人體圖,你肯定會是在表面上,而不是在細胞的內部空間裡;在表面上,它成為了個人的特質,具有突變潛能的特質,也就是個體的接收性。而話說回來,其難題在於,這在集體層面上的意義為何?我們不是在談論你我個人。所以,它是關於新的方向。突變的方向意思就是新的方向,一個真正全新的方向,而非只是舊方向的一種新版本。而新的方向是什麼呢?

當然,這又是另一個問題。閘門就在那,但那閘門並不會自動就說有個新方向。話說回來,這是覺知迴路的閘門,大多數時候它都是無覺知的迴路。所以,這就好像在說:「嘿,我們需要一個新方向,一個真正全新的方向。」但,是什麼方向呢?「我不知道。」事實上,我們作為集體並不知道要往哪裡移動。那是另一個問號,而它甚至不會帶來壓力。

因此,那主題就是:要往哪裡去。如果你去看14號閘門,咱們從這條通道的動力能量來看,14號閘門不僅會推動新的方向,而且也會果敢投入並且能夠維持該方向。所以,它是能量,實際的能量,而集體的能量則是金錢。基本上,就是金錢。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冥王星進61號閘門帶來什麼影響 | 2021年第三季

作者:Peter Schoeber

現在,我們要看完全相同的流日場域,但從不同的角度來看,透過個體觀點來檢視。而在這觀點內,當然我們也必須來看不同的變化。我們會從相同的方式開始,首先從該季的常駐行星開始看。因此,我們有冥王星在61號閘門。

有24號閘門的人

當然,作為流日對個人的影響,有24號閘門的人會受到最大的影響。因此,如果你有心智中心的24號閘門回歸的閘門,你在頭腦層面上就會面臨挑戰,要超越舊的覺知,達到新的覺知。但其中的機制在於,你就必須先遇見被賦予力量的舊模式,才會得到新覺知。

這意味著,在冥王星位於61號閘門的這段期間,實際上也會給你帶來疑問,當然,那會是集體主要疑問的一部分,因為沒有人能夠完全避開這流日的影響。然而,除此之外,它也可能成為你個人的無覺知,而那對你來說很重要。「我該拿我的工作怎麼辦?我該如何處理我的關係?」這類非常個人的狀況。那對你是很重要的,因此,那種「我不確定我現在該做什麼」的無覺知會變成一種壓力,然後傳送給24號閘門。

而24號閘門,也和集體一樣,會把你舊有的答案帶到表面上,不論那答案是什麼。所以,或許你會去找諮商師,或許你會試著獲取一些資訊,或許你會找朋友聊聊,那要視人生經歷而定。因此,不論你做什麼,第一個冒出來的東西會是舊的模式,也可以說是舊的覺知,試著要去解答來自上方閘門的疑問。

個人真理

和我們在集體觀點所談論到的也很類似一點的是,你會在某個時間點發現那行不通,因為那是別人都沒能真的幫上忙的事情。畢竟,那是關於內在真理,我們也可以稱那是個人真理、我自己的真理、我自己的覺知。而你不可能從別人那裡獲得你自己的覺知。因此,在某時點,會有可能那些舊模式會被啟動了,事實上就是被突變了。

接踵而來的就是那美妙的時刻,你會體驗到覺知,帶來真知灼見,而那感受會非常讓人篤定。但同時,你也要留意,這過程並不保證那覺知就是客觀的真實。它是頭腦的覺知。

超越舊模式的必要步驟

因此,那是過程中會發生的一件事。一般從機制上來說,我們必須瞭解到,舊模式浮現,是超越與提升的必要步驟,因為唯有被啟動後,舊模式才會突變。因此,舊模式回歸並不是你需要對抗的問題,而是個機會,你必須要等待這過程完成,因為你無法推促突變發生。在你的人體圖裡任何地方,甚至是在心智的部分,都沒把突變描述為自然的過程,但你什麼也不能做。

而這帶領我們回到那個疑問。由於61號閘門在本質上是神祕事物的閘門,意味著會帶來非常令人著迷的疑問,而冥王星則是黑暗、隱蔽、和猜疑的行星,即使你有24號閘門,你也不免會受到那非常神秘、黑暗、隱蔽事物所吸引,你的頭腦可能會為之全然地著迷。

要記得,它是一段過程的運作。如果你因為流日接通了整條通道,這條通道也會在過程中運作。那意味著,如果它啟動了,它真的可能會讓人全然執迷,而且可能非常令人信服。然後你就會忙碌著,因為你必須知道,你必須有覺知,你必須找到答案。而它甚至可能哪裡也不會去,只是把你帶入頭腦的黑暗處。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新人類的共享意識

作者:Ra Uru Hu

左向性的人類與右向性的新人類Rave之間有著很大的不同,這差異和人生目的的實現有關。要在我們的內在找到獨特的權威,是我們身為一個物種的責任。這是人類的生命歷程:擁有能力,並且信任那能力,獨自在這世界上正確運作。這是我們的完美狀態,這是生而為人的意義。但對新人類Rave來說,這種事反而意味著停止與死亡,這種事是很可怕的,因為Rave是要來成為一個共享意識的一部份,那是一種不同的認知運作,而那運作過程是我們進化軌跡的完成。

這是人類實現人生目的以及Rave實現人生目的之間的根本差異。現在,思考一下我們的歷程,從把權威賦予一切事物、被一切事物給制約、被所有的力量給制約、一直到我們找到能夠實踐自身權威的立足之地,思考一下這花了我們多久的時間,思考一下這是一趟多麼不容易的旅程,能夠放下無知並且找到覺察。

對我們人類來說,這無關接受他人強加在我們意識中的各種事物,而是關於喚醒我們獨特、真實、原原本本、獨一無二的真相。思考一下,對新人類Rave來說,剛開始會有多麽困難,因為對他們來說,在他們歷程的一開始,他們並沒有許多時間,他們並沒有像我們所擁有的寬裕。我們這型態的人類可能已經存在十五萬或二十萬年了,我們的意識運作方式可能也已經延續有九萬年了。

Rave只會有大約一千三百年的時間,他們一開始只會是一小部分人口。他們身在非常奇特的環境中,會限制了他們潛能實際發展茁壯的程度,而且他們必須學習如何作為一個融合的意識來運作。這不會是件容易的事,就像人類要達到內在覺察的狀態並不是立刻就能做到的,那是歷經了我們數千、數萬年的文明發展,以及運用了紀錄、儲存、和分享所有資訊的能力,才讓我們能夠達到這樣的深度。

因此,從某方面來說,我們也在面對形式的進展,而那新的形式在其發展上是相對原始的,而且Rave之間需要深度地依靠彼此。這和我們非常不同。即將退場的我們是能夠獨自運作的。而即將登場的Rave則是群體相互依存的。這是非常不同的,而且他們也會以不同的認知方式來運作。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薦骨成癮症

作者:Ra Uru Hu

今天我要來探討這部分的方式之一,是要採用一種激進的觀點來看非薦骨人與薦骨成癮症之間的關係。我認為非常重要的是,非薦骨人真的要瞭解到,對薦骨中心成癮實際上是多麼強烈的影響。

當你在看薦骨中心時,你可以看到它是個非常強大的能量;薦骨中心有九種不同可能的啟動閘門。在可能的啟動閘門數量上,唯有擁有十一個閘門的喉嚨中心比它更為複雜。而當你在看薦骨中心時,你在面對的是很重要的生命能量。

投射者與薦骨中心成癮症

這九個閘門每一個實際上都代表一種成癮症。我們都有我們相對的成癮症,而且我們都在不同程度上對薦骨中心上癮。投射者對薦骨中心的成癮情況或許是所有人裡頭最深刻的。想像一下身為投射者是什麼感覺。如果你去看自己的設計,看看你最容易連結到薦骨的方式,那就是你的成癮之處。

如果你有好幾種連結方式,情況就更複雜了,因為實際上確實是如此。而且那不只是橋接閘門讓你能夠在能量上做連結而已,那實際上真的是一種成癮症。那是一種你會依賴的東西。

如果你去看你的無定義薦骨中心,有些人的無定義薦骨中心裡頭會有幾個休眠閘門,不論是有意識的或是無意識的。或者你在與之連結的中心裡——G中心、脾中心、情緒中心、和根部中心——會有些懸掛的啟動閘門指向薦骨中心。不論你是從哪個方向看,那些會把你和薦骨中心連結的閘門,都是會對你的生命運作方式有著巨大影響的閘門。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