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議價體制正在崩解

作者:Ra Uru Hu

我們在西方社會可以看到這樣的情況,舉例來說,一直到1780年代之前都神聖不可侵犯的家庭標準,正在經歷巨大的轉變,家庭的秩序正在崩解,議價體制正在崩解。而那連帶產生的效應就是,與婚姻直接相關的法規、婚前協議、一切白紙黑字寫下來的約定,這些東西的出現都是因為基本的議價體制敗壞了。

因此,我們在這個第三階段看到的是,當我們脫離了情緒波——畢竟,那就是議價會出現的唯一原因。我希望你們瞭解這一點,議價體制會出現的唯一原因就是,情緒系統裡有週波的運作,而議價的目的就是試圖處理那波動。議價說:「好的,這是我們的協議,拿這個和這個來換這個和這個。就這樣。」這是嘗試要處理那波動。

但任何有40/37的人都知道,由於他們處在波動當中,因此議價會呈現多種不同的觀點,使得議價看起來好像改變了、感覺起來好像改變了。換句話說,這是個持續在進行的過程,我們看見根部中心的閘門試著要固定情緒中心,也看見40號閘門試著要固定情緒中心,固定那議價。「協議就是這樣,不論你是在情緒波的高點還低點,協議就是這樣。」當然啦,只要這個波動的動力仍在,這就是不可能做到的,因為這動力是非常強大的。

因此,未來的關係連結,最關鍵的事情之一就是消除議價的需要。不是關於「如果我做這個,你就要做那個。」不是關於「如果我愛你這麼多,你就要愛我那麼多。」不是關於那些加諸在我們與他人關係中的各種議價。所有那些與生俱來的議價,全都會消失。

只要我們還有情緒波,所有與情緒中心連結的元素都會試圖控制那波動,都會試圖要讓波動固定下來,讓那波動不會再上下起伏,達到某種一致的狀態。因此,當這種轉變出現時,那會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因為屆時人們彼此相遇,不會再受到波動的影響,也不需要再遵循情緒權威。

這是將會發生的基本轉變之一。這些人會來到這世界上,今天下午我會描述他們看起來是什麼模樣。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帶有那樣的突變,而這意味著有些人還是會帶有情緒波的運作,因此他們會很難找到一個固定的方式與他人連結。我們會看到一群新的人類,他們不再有議價,他們不再透過議價來運作,他們不再受到情緒權威的主宰,不再需要等待情緒波的運作。

節錄自《2027年的突變》(The 2027 Mutation Lecture)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完全開放的中心是毫無防備的

作者:Ra Uru Hu

在沒有任何啟動閘門的開放中心裡,不論你接收到什麼制約,你甚至都不會去質疑。沒有質疑是因為,你沒有任何固定的地方,因此也就沒有任何疑問。如果你在裡頭有個懸掛閘門,你就會有個可以抓住的地方。但當它是完全開放的狀態,那就會是毫無防備的。

我在討論的是特別針對非我的狀況,而話說回來,有許多人在他們的設計裡面至少會有一個中心是完全開放的。這種情況非常常見。你在看人們的人設圖時,時不時就會看到這種情況。如果在做解析時要能真正掌握其要素,那麼這就是個你可以特別關注的地方,因為這些地方是他們在試著做自己、試著找到真實本質時,會讓他們感到最無助的地方。

如果你有懸掛閘門,那就會是你的本質中的某個面向。但若完全開放,就會讓你非常、非常容易受到制約影響,因為你沒有任何方法能夠評估制約。對非我來說,他們並不知道這會直通他們的頭腦運作,也不知道他們會多麽輕易地接收這些制約。

因此,這些完全開放的中心必須要先檢視,因為,很顯然我是在跟你們討論非我的負面影響,而我也會以另外一面來做收尾。但這真的是關於看見人們多麽容易受到影響。這就是我在大聲疾呼的事情。

我的工作是要為獨特的潛能賦予力量。每個人都有潛能可以活出有差異性、獨特、且實現滿足的過程,這在機制中是很顯而易見的,而且你並不需要是個火箭科學家才能做到這點。我們有策略和權威。如果你夠幸運,如果那是在你的分形線上,讓你能遇到這門知識,而且你也把這訊息帶入你的人生中,那麼你就能在這生命中為自己指引方向。

當你開始根據自身的策略和權威來引導人生,那麼你就能夠定義自己的獨特性,你就能消除那些外來的影響。並不是說那些外來的影響都一定是錯的,但重點在於你並不能盲目地接受外來的權威。我們都有權利根據對自己正確的方式來運作。

節錄自《沒有啟動閘門的開放中心》(Open Centers without Activations)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不必要的痛苦

作者:Ra Uru Hu

憂鬱總會突然地出現,而且會影響你在體驗的任何事物。而要度過,你就得信任自己。當你不再給這化學作用賦予原因時,你才能真正展開一個有覺察的人來到這世界上要經歷的旅程。覺察是很美好的事情,能讓你免除不必要的痛苦。

想想因為給那化學作用找原因而帶來的所有痛苦,那是非常深沉的心理痛苦,所有那些伴隨而來的歸咎、指責、羞愧之情,光是用想像的都幾乎讓人難以承受。然而,它只是一種化學作用,如果把附加的原因拿掉,你就會看到那一切痛苦都消失了。

這成了一個笑話。那是我的黑色幽默,但我很喜歡。我很享受和悲傷共處,而且由於我知道那並沒有任何原因,因此那並不是悲傷。我會用悲傷這個詞來描述,只是因為那是這化學作用帶給我們的感覺。但對我來說,那並不是悲傷,而是一種身體狀態,就像服用藥物給身體帶來的影響。那只是一種和平常不同的狀態,而且也是非常自然的狀態。因此,它就是這樣的存在,你要以這個角度來觀看著整個過程。

覺察

我絕不會想要擺脫這種狀態。我絕不會想要把那狀態換成快樂或者任何非我頭腦認為有價值的替代品,因為它就是完美的。那就是當我們有所覺察時會發生的狀況。生命中所有那些對自己和對他人的指責都會消失。萬事萬物都有其自然狀態,重點不在於要改變它們,而是要對它們有所覺察。重點也不在於要改變我們,而是關於覺察。這就是我們來到這世界的目的,我們是要來成為有認知覺察的生物。我們是要來表達自身被賦予的無與倫比機制潛能,包括大腦系統和所有這些東西。我們是很令人驚奇的生物。

而這一切都被非我個性面的雲霧給壟罩著,帶來了非我個性面所有的悲痛、所有的需求、所有的恐懼、所有這些東西。而你可以擺脫那一切。在身體的層面上,你要遵循策略和權威,這會透過你的本質來為你做決定。而在心理層面上,你要放手;你放手,是因為你知道了;你放手,是因為你瞭解了,給純粹自然的身體現象賦予某種原因,實際上並沒有任何意義,而且只會帶來痛苦。

最有創意的事情就是做個獨一無二的人

然後,我們才能開始體驗創造性的人生、創造性的世界、和創造性的交流,開始體驗迴路中蘊含的所有事物,那屬於我們所有人的創意方向帶領著我們超越靜止的狀態,讓我們開啟每個獨一無二的人要來這世界上實現的可能性,讓我們穩健扎根在自身的創造力上,那就是我們存在的目的。

節錄自《憂鬱與創意》(Melancholy & Creativity)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愛你自己

作者:Ra Uru Hu

(錄製於2007年1月24日)

哈囉,歡迎收聽《沙瑪什之下》(Under Sahamsh)(沙瑪什為美索不達米亞文化的太陽之神)。本週是Jovian Archive電台的「愛自己」主題週。打從我開始做教學介紹人設圖系統以來,我一直有一句可愛的箴言:「你是獨一無二的,你別無選擇,愛你自己。」

關於愛自己這件事情的本質,基本上就和非我的概念一樣虛無飄渺,而原因也很明顯。在十多年來大量給人做解讀的經驗中,我開始感受到,自我憎恨、自我厭惡的情況有多麽普遍,而且那真是個黑色幽默啊。這些非我的人們普遍厭惡著自身本質中的某些面向。而事實上,那根本不是他們真實的樣貌。

獨特性。每個人天生都帶有區分的基因傾向。我們是要生來與眾不同的。然而,我們對自身的感受,或者該說,非我對自身的感受,都是從比較之中所受到的制約一層一層堆疊起來的,這種持續的制約基本上是打從我們一出生就開始了。爸媽會訓誡我們:「要乖,別學壞。」「別變成這個樣子,別變成那副德性。」「為什麼你不能像這樣或那樣?」所有這些持續不斷的制約,還有學校的評分系統、人氣競爭、各種選美、還有各式各樣因為比較而衍生出來的東西。當然啦,在比較的領域裡面,在非我的世界裡,普遍的觀念都是認為,任何事物都可以改變、任何事物都可以改善、任何事物都可以變得更好。在一個有三分之二人的心中心沒有定義的世界裡,這些人基本上都在制約場域裡面試著證明自己在關係中的價值,因此,使得人類變得真的很不喜歡自己。

我的意思是,他們在某種程度上接受了自身的非我命運,也就是,接受了自己不夠聰明、不夠漂亮、不夠迅速,各種他們永遠也達不到的狀況,這些都是非我可能會有的認知,但那從來都不是他們的本質,而且他們也從沒能真正欣賞自身本質的美好。這是你遇見你的設計時會看見的,你會看見這兩種可能性。你會遇見等著被你擁抱的可能性,那是獨一無二的,那是真正完美的,那是無可比擬的。當你作為自己正確地運作,是沒有任何事能夠相比的。完全沒有。你只能正確地做自己,僅此而已。而在正確做自己的過程中,所帶來的主要附加效果就是,你會改變自己在這時空中前進的方式。

換句話說,你會開始消除阻力,生命對你來說會開始行得通了。我的意思是,大部分的人對於幸福安康有著相對較非我的概念,絕大多數都是出自於安逸舒適,想要不挨餓、有工作、沒病痛。換句話說,非我的自我價值—如果我們可以這麼稱呼它的話—都是源自於他們在物質上幸運與否的因緣際會。然而,這一切都和真相無關,都和你真實本質的美好無關。是這樣的,愛並非僅是源自於認知到自身真實的本質,愛是看著你的真實本質被活出來時的附帶效應。

而那個愛就存在伴隨而來的安全感中。當生產者發覺到回應的完美關鍵真相,那麼做決定時就無須再感到恐懼。「這是個錯誤」、「我不該這麼做的」、或者「我本來可以那樣做的」,這些都只是頭腦的遊戲。你越深入連結你的權威,也就越能深度地欣賞自己。當你透過自身權威來運作,你就不再是透過別人的看法來決定自己的價值。你會找到你自己,你會找到你的力量,你會找到你的美好。

你會開始適應身為一個乘客,並且接受自身本質的「限制」:你的設計、你的人生角色、你的輪迴交叉、你的類型、你的定義、你的啟動閘門、你的顏色、你的基質、你的調性,所有這一切。你會沉浸其中,觀看著這個不可思議的生物優雅地經歷人生。這是需要學著去愛的東西。這是愛自己的關鍵,愛你生在這世界上的美好。因此,在這個主題週裡,我想祝福你在人生中能有機會找到這份愛。那就是一切重點所在,而且出自這份愛,才會為自己與他人關係帶來更優質的愛,那會是非常特別的,因為那會是不帶制約的愛。

你是獨一無二的。你別無選擇。愛你自己。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個性水晶、設計水晶、與磁單極

作者:Ra Uru Hu

當你在思考關於人設圖時,一個很棒的主題是G中心,關於身分認同的中心,在G中心裡,有著所謂的磁單極,也就是在我們分離的幻覺中把我們緊緊拉在一起的東西,那是個幻覺。這個設計面與個性面的連結,並不是一種很舒服的結合,而頭腦本身並沒有足夠的配備能實際去引導人生。

在最早的人設圖介紹中,我曾做過一個類比,而且這個類比到現在仍舊非常重要。在頭部中心裡有個性水晶,在心智中心裡有設計水晶,而在G中心裡有磁單極這個身體的建構者。當你去思考這些事情,思考設計面與磁單極之間根本上的關係,就好比是設計面是車輛,而磁單極是司機。

我們需要去思考的一件事情是,我們都是在空間中移動的物體。在空間中移動的物體都有個軌跡,這是基本的物理學,我們全都有各自的軌跡,而那軌跡,基本上也就是我們所說的人生。

在人體圖機制的脈絡下,正是磁單極與設計面的關係擔任著生命引擎與推動力的角色。這就是人生,頭腦並不是人生。頭腦困在人體圖的頂端,突出身體之外,從這角度來看,頭腦就只是個乘客。我們是個乘客的意識,座落在一個車輛載體內,而且我們必須停止干擾這載體的正確運作,停止干擾這載體的天生能力,也就是帶給我們正確的人生旅程,前提是我們要停止透過頭腦來干預我們的人生。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新紀元

作者:Ra Uru Hu

(錄製於2007年1月17日)

下一個時期會帶走它會帶走的東西,但它也會展現程式的設定。我們還有20年就要關門。還有20年的時間讓科學界驗證磁單極。還有20年的時間給我證明輪迴。20年,門即將關上,因為,它就是不會存在了。這並不是說,像我或像其他人這樣的個體人不會守住他們已經學習到的東西、加以運用、並教導他人,或做任何處置。

但我們在討論的是全球程式。它正在移動。所有這些允許內在真理傾倒而出的時刻,是為了讓關鍵的真相能在現在達成,因為你沒法在之後達到。這也是為什麼人設圖系統會來到這裡。這是給未來的使用手冊,而且永遠不會被取代,永遠不會有人想要替換它,因為這是馬雅的機制,而且它純粹就是可行的。

而這整個時期將會崩解。在表面上要較久的時間才會看到它崩解。並不是說我們在過去四百年來建立的機構在一夜之間就會瓦解,但它們會開始加速惡化,比當前惡化的速度還要更快。而這之中也會有其他的因素帶來影響。

但我們這個時期,從某方面來說是如此地美好,你可以看到它的天賦,真的,你可以看到它的天賦。在這個時期裡,有非常多的知識被帶到這個世界裡,這是真正的關鍵。這個時期帶給了我們所有知識交流能帶來的益處——科學工廠、全球各地的大學產出了所有這些帶有資訊的人們。

我們在這個時期裡、在這個制約裡所達到的成就是很出色的,但這正一步一步、一天一天慢慢在消逝。而關於我們瞭解人類本質的方式、瞭解世界的方式、瞭解我們在世界上所需之物的方式,所有那些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東西,這一切都將分崩離析。

節錄自《人設圖宇宙學五:梵天之夜後》(Rave Cosmology V:  Brahma’s Night and Beyond)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人設圖感恩節

作者:Lynda Bunnell

大家好:

感恩節是北美的國定假日,這是為過去一年來的豐收表達感謝之情的時節。我們在上週慶祝了感恩節,而我必須說,我非常感激能有人設圖系統!

感恩節背後的概念和世界各地的其他慶典很類似。有許多文化都會在秋季時聚集在一起表達感謝之情。

中國慶祝八月中秋節,也稱作女人節。羅馬慶祝豐收節,向穀物女神刻瑞斯(Ceres)致敬。韓國慶祝秋夕(中秋節),而且持續三天!越南慶祝他們的中秋節。印度有豐收節。猶太人有住棚節。非裔美國人有寬扎節。

儘管慶祝的日期、儀式、和習俗不同,但收穫時節的慶祝主要是關於食物、家人、和朋友。感恩生命中的夥伴和生命的豐盛,是我們彼此之間共有的感受,藉此能讓彼此更親近、感激彼此的存在。

在這節日期間,家人們通常會在繁忙的日常生活中,抽空回家團聚,透過食用傳統料理的儀式,將專屬於我們部落的家庭或宗教傳統融入自己的生活,並且在這過程中彼此分享著感激之情,讓彼此的關係更加緊密連結。

對於我們這些正在進行人設圖實驗的人來說,參與這種節慶儀式可能會大大考驗自身的實驗決心。為了要抗拒這種從童年開始就由家庭和親人加諸在我們身上的強大制約模式,我們就需要培養覺察意識。

但我們需要覺察什麼呢?若不瞭解你的設計和機制,想要能對自己周遭和內在那些能量運作有所覺醒,就會極為困難。

我們都有自身特定的策略和權威。如果我們在親近的人面前遵循自身的策略和權威(特別是在我們年幼時建立起權威形象的人),他們通常會覺得他們有權去質疑我們的行為。有時候,他們會要求我們為自己的決定做解釋說明,而且可能有意識或無意識地對我們施加壓力,要我們變得像他們一樣。

有許多途徑會讓我們再次陷入頭腦的非我策略裡。所幸的是,如果我們有機會上「活出你的設計」(Living Your Design)課程,我們就能夠很敏銳地辨識自身開放中心的指標。如果我們知道親友的設計,我們也能夠親眼見證他們的行為模式,並且從這觀察中學習,而不是受到更進一步的制約。

圖文:「學習人設圖並不等同活出了自身的設計。」——Ra Uru Hu

人設圖讓我們瞭解到,我們能以不同的方式來接納彼此和愛彼此,而這是Ra將人設圖知識傳遞給這世界之前,我們所無法理解的方式。人設圖真的不像世界上的其他系統,人設圖確實能夠描繪出我們在這形體中的運作機制。

人設圖帶給你這種可能性,能將容忍(就好比家人在假期團聚時會有的情況)轉化成對自己和對他人真實的賞識,欣賞著彼此之間巨大的差異以及彼此的獨特性。知曉自身與他人的機制是種恩典,能給你帶來覺察的天賦,貼近自身獨特性的潛能,並且減少你在生命中經歷到的阻力。

然而,唯有透過確實遵循你的策略和權威,才能讓你覺醒看見自身真實的本質。經過一段時間見證自身生命經歷而非試圖去控制生命,這樣的體驗能夠真正協助你削弱受制約頭腦的控制。釋放你對頭腦謀略的依附,會降低你所遭遇的阻力,減少憤怒、挫敗、苦澀、和失望的情況。

經過一段時間持續遵循你的策略和權威,會讓你體驗到更多的平靜、滿足、成功、和驚喜,這些就是你所屬的能量場類型在這世界上尋求的指標。

因此,我對自己和對你們的期許就是,純粹去享受這場人生的電影吧。盡可能帶有覺察地去觀看著其中的劇情發展。如果你尚未體驗過「活出你的設計」課程所帶來的助益,現在或許是個很好的時機,可以好好感受一下你的權威。學習如何活出你的設計,並且觀察自身觀點的轉變。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我們不是要生來從眾的

作者:Ra Uru Hu

我要表達的整個重點就是,我們來到這世界上並不是要來從眾的,而是要來成為獨一無二的個體。我們是要來實現自身的獨特潛能。但話說回來,這也不是說我們不是要來生小孩的。重點在於覺察,我要表達的整個重點是關於覺察。

如果你瞭解運作的元素,任何的機制都可以被你所利用。不論是什麼機制,只要你瞭解某事物的機制,你就能夠利用它。如果你瞭解 Penta(三至五人組成的群體)的機制,你就能利用它。我就是利用它來找到方法享受我的家庭生活,找到方法以對我正確的方式參與我的家庭,而不是受到 Penta 的主宰。

大多數人都不知道自己持續被無法有意識連結的跨能量場形式所控制著。但你可以看到那影響。當你和另一個人一同在餐廳裡,你們同坐一桌,享受著彼此的夥伴連結。你們彼此都是在做自己,都帶有各自獨特的特質,而在這之中,你們有著某種連結能讓彼此相遇。

後來,一名友人也走進了餐廳,他看見了你們,立刻就過來和你們同桌。而就在那一刻,一切都改變了。你們都知道這種體驗,那是每個人都有過的感受。當這第三個人加入時,你們不再是個體,而是立即進入了 Penta。你們的對話改變了,對於重要事物的認定改變了,互動的狀況改變了,一切都改變了。

而且還有某些部分也消失了。原本存在的事物,原本作為個體時的部分對話,在群體中也不復存在了。同樣的事情也會發生在兩對伴侶四人一同聚餐時。這有趣極了,因為當他們一同出外用餐,他們就變成了 Penta,而 Penta 會控制一切。當聚餐結束,在你們互相道別後,總會有這樣的感覺:「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你們之間的對話、你們彼此連結的方式、你們實際在一起做的事情,這一切全都被 Penta 的設定給接管控制了。

節錄自《你和你的家庭》(You and Your Family)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活出輪迴交叉的可能性

作者:Ra Uru Hu

我們要來看讓大部分人覺得很興奮的東西,也就是:「我的輪迴交叉是什麼?」對我來說,輪迴交叉就像是分類廣告網站克雷格列表(Craigslist)。我不知道你們是否知道克雷格列表,這網站上有各類不同的招聘廣告,你可以在網站上找到各式各樣的工作、各式各樣的東西。

如果你去看所有的輪迴交叉,把它們看成是工作職務描述,基本上,你就會對它們有很好的概念,因為它們就是工作職務描述。我們不知道該做什麼。人類基本上都不知道該做什麼。而這程式提供我們各種的方向。它說:「好的,別擔心,你不需要擔心自己該做什麼。我們已經為你定案了。如果你能去到那裡,這就是你的工作。」

關於輪迴交叉,它就像是你向公司新進人員承諾的職業願景,讓他們知道只要自己好好工作就有可能升遷。因為你並不是一出生就實現了你的輪迴交叉,而是帶有實現那輪迴交叉所需的特質,帶有實現的可能性。

另一件必須瞭解的事情是,你不能將你的輪迴交叉和你的人生角色分拆開來。儘管輪迴交叉是工作職務描述,但真正展現輪迴交叉的是人生角色。這很有意思,因為昨晚我在看每個人輪迴交叉。在我們這群人裡,我們有四個「伊甸園」,我覺得真的很有意思。我們有兩個「認同」、一個「律法」、一個「人面獅身」、一個「愛的器皿」,但有四個「伊甸園」。我心想,這還真是罕見的情況啊。

輪迴交叉是工作職務描述,而這些帶有不同人生角色的伊甸園,在設計上就會帶有不同的架構。但我認為輪迴交叉之所以會這麼吸引人,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它有種神秘的特質,感覺是個很神秘的東西。我想要你們把輪迴交叉看作是個非常平凡的東西,它就只是一種基因上的可能性預測,依據的是你來到這世界上時所帶有的本質。它在說的是:「嘿,你有可能真的成為那個樣子。」

我的輪迴交叉是「號角」。號角來自中世紀。這些人來到村落內,他們吹響號角,然後他們把消息告訴人們,通常是八卦消息,但那就是他們在做的。那就是號角。我能身為號角很不錯。而我並不是唯一一個。世界上有數以百萬計的號角。而且那是自然而然發生的事情。這也是我突然間就實現的,這並不是你生來就成為的角色,而只是生來帶有那種可能性,有可能全然地絕對不受干涉。

人類很愛干涉。那是我們透過頭腦在做的事情。只要我們有了某個東西,我們就會開始介入,我們就是想要干預。而且我們想要正面地干預。「我要用這個方式做。我要成為這個。」如果你想要活出你的輪迴交叉,你就必須等到自己注意到它。意思是,要活出你的輪迴交叉,就是當你注意到它展現出來時,那就是真實的你。因為你的人生就是由它來接管了。

你知道當你獲得一份工作時會發生什麼事,也就是那工作會以某種方式佔據主導,它會開始重新架構你工作的方式,重塑你的步調,重定義你必須聚焦的東西,所有這類的事情。你的輪迴交叉是要來接管你的人生,而那會發生在你的頭腦不再能夠控制你的人生時,因為那才是你的輪迴交叉能夠接管的時刻。

節錄自《輪迴交叉診療室第一部》(Part 1 of the Incarnation Cross Clinic)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活出人生目的時,特質便不再重要

作者:Ra Uru Hu

我們討論的是實現人生目的。關於輪迴交叉的重點就是在於實現人生目的的可能性。要達到讓輪迴交叉主導人生的境界是非常困難的。我知道。而當你的輪迴交叉接管了你的人生,那它就真的是全面地接管。那幾乎就和要放棄非我的想法一樣嚇人,因為你的人生目的並不在乎你的特質。

因此,舉例來說,假設你像我一樣是個反社會、卑劣、蠻橫的生存者,當你投入這過程,它把你轉變成了某個熱愛社交互動、善待每個人的友善傢伙,但那是輪迴交叉,一旦你進入了人生目的的流動裡,你的特質是什麼已不再重要。只有當你困在非我裡,尚未覺醒時,才會覺得你的特質很重要。這就是我那個笑話的重點,關於別當電影裡的家具那個笑話,別當個背景,背景並沒有意義,但當你為那背景賦予了意義,它就會跳到鏡頭前,大家都會看到它。不論你是從哪裡來的,當電影背景中的膽小鬼突然間變成了英雄,大家都會很疑惑那是從哪冒出來的。

當你活出了你的人生目的,你的特質也就不再重要。它們不再重要。如果我活出我的非我,那麼我的本質、我的特質就會給我帶來問題,它們就是會帶來問題。而人生目的並不會讓我超越我的特質所帶來的問題,那就是做自己的神奇之處,因為當你真正活出自己的本質,你的輪迴交叉就會接管你的人生,你的人生目的就會接管你的人生,從中會帶來其原型的要求,會帶來機會以那方式去實現人生,不論那方式是什麼。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出處:International Human Design Sch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