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類的共享意識

作者:Ra Uru Hu

左向性的人類與右向性的新人類Rave之間有著很大的不同,這差異和人生目的的實現有關。要在我們的內在找到獨特的權威,是我們身為一個物種的責任。這是人類的生命歷程:擁有能力,並且信任那能力,獨自在這世界上正確運作。這是我們的完美狀態,這是生而為人的意義。但對新人類Rave來說,這種事反而意味著停止與死亡,這種事是很可怕的,因為Rave是要來成為一個共享意識的一部份,那是一種不同的認知運作,而那運作過程是我們進化軌跡的完成。

這是人類實現人生目的以及Rave實現人生目的之間的根本差異。現在,思考一下我們的歷程,從把權威賦予一切事物、被一切事物給制約、被所有的力量給制約、一直到我們找到能夠實踐自身權威的立足之地,思考一下這花了我們多久的時間,思考一下這是一趟多麼不容易的旅程,能夠放下無知並且找到覺察。

對我們人類來說,這無關接受他人強加在我們意識中的各種事物,而是關於喚醒我們獨特、真實、原原本本、獨一無二的真相。思考一下,對新人類Rave來說,剛開始會有多麽困難,因為對他們來說,在他們歷程的一開始,他們並沒有許多時間,他們並沒有像我們所擁有的寬裕。我們這型態的人類可能已經存在十五萬或二十萬年了,我們的意識運作方式可能也已經延續有九萬年了。

Rave只會有大約一千三百年的時間,他們一開始只會是一小部分人口。他們身在非常奇特的環境中,會限制了他們潛能實際發展茁壯的程度,而且他們必須學習如何作為一個融合的意識來運作。這不會是件容易的事,就像人類要達到內在覺察的狀態並不是立刻就能做到的,那是歷經了我們數千、數萬年的文明發展,以及運用了紀錄、儲存、和分享所有資訊的能力,才讓我們能夠達到這樣的深度。

因此,從某方面來說,我們也在面對形式的進展,而那新的形式在其發展上是相對原始的,而且Rave之間需要深度地依靠彼此。這和我們非常不同。即將退場的我們是能夠獨自運作的。而即將登場的Rave則是群體相互依存的。這是非常不同的,而且他們也會以不同的認知方式來運作。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薦骨成癮症

作者:Ra Uru Hu

今天我要來探討這部分的方式之一,是要採用一種激進的觀點來看非薦骨人與薦骨成癮症之間的關係。我認為非常重要的是,非薦骨人真的要瞭解到,對薦骨中心成癮實際上是多麼強烈的影響。

當你在看薦骨中心時,你可以看到它是個非常強大的能量;薦骨中心有九種不同可能的啟動閘門。在可能的啟動閘門數量上,唯有擁有十一個閘門的喉嚨中心比它更為複雜。而當你在看薦骨中心時,你在面對的是很重要的生命能量。

投射者與薦骨中心成癮症

這九個閘門每一個實際上都代表一種成癮症。我們都有我們相對的成癮症,而且我們都在不同程度上對薦骨中心上癮。投射者對薦骨中心的成癮情況或許是所有人裡頭最深刻的。想像一下身為投射者是什麼感覺。如果你去看自己的設計,看看你最容易連結到薦骨的方式,那就是你的成癮之處。

如果你有好幾種連結方式,情況就更複雜了,因為實際上確實是如此。而且那不只是橋接閘門讓你能夠在能量上做連結而已,那實際上真的是一種成癮症。那是一種你會依賴的東西。

如果你去看你的無定義薦骨中心,有些人的無定義薦骨中心裡頭會有幾個休眠閘門,不論是有意識的或是無意識的。或者你在與之連結的中心裡——G中心、脾中心、情緒中心、和根部中心——會有些懸掛的啟動閘門指向薦骨中心。不論你是從哪個方向看,那些會把你和薦骨中心連結的閘門,都是會對你的生命運作方式有著巨大影響的閘門。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薦骨的可取用性

作者:Ra Uru Hu

當你在看薦骨的本質時,我真正要你看到的是兩件事: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薦骨能量場的磁力。

當我在教性的進階課程時,我從可取用性的角度來談論薦骨。薦骨有九個可取用性的主題。這可以從性的角度來看,但也是關於對他人的可取用性。

要記得,關於薦骨的重點,由於你是要來做回應的,因此它最終還是關於他人的,而且不需要是特定的他人,任何來自外在讓你能夠回應的人事物都算。

想想薦骨的力量。我的薦骨完全沒有啟動任何閘門,是完全開放的。我生命中每個薦骨有定義的人都會影響我,這是我躲不掉的。而薦骨有定義的人並不瞭解那情況。如果他們真的瞭解薦骨的吸引力,他們就永遠不會去顯化發起了。那麼做就太浪費了。你會把所有的東西拉向你,也就是說你會把回應的機會拉向你。回應的機會總是會被你拉進來。

但被拉向你的東西是很特定明確的,是被拉向你的主題,被拉向你會做回應的主題。那就是你可以被取用的地方,那就是你被設計來回應的地方。而這就是你會活出自己人生的狀態。

薦骨的挫折世界

我愛生產者。我瞭解他們內在蘊含的魔力,那是非常顯而易見的。但事實是,他們的腦袋是世界上最大的垃圾桶。因為,你必須瞭解關於薦骨的一件事,薦骨會說:「我在這裡,可以被取用,這是我被設計來回應的地方。」

而腦袋會說:「不要,我想要待在這裡。我不想要對那個做回應。我不想要所有我說『好』的東西,我不想要成為這個和這個方向。」因為腦袋會在那裡說:「我可以做這個、這個和這個。」當他們經歷了這一切,他們會變得,就像所有薦骨有定義的人會有的狀況,也就是極度、極度的挫折,而且準備要放棄了,放棄他們的關係、放棄他們的工作、放棄他們的城市、放棄他們的人生。「我受夠了。我好累。」

我生活在薦骨的挫折世界裡,我很不喜歡。我會放大那能量。當非我的生產者進入我的能量場內,那會很不舒服。那是一種挫折、受苦的氣味。我知道那種痛苦。我會有放大的感受。

在我獲得這知識前,那情況對我來說是種折磨,因為那並不是我的能量。我本身並不受苦,並不挫折,但那就是充斥在外頭的能量。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個性太陽:微中子汪洋的過濾器

作者:Ra Uru Hu

所以,太陽在我們頭頂上;太陽是很重要的。微中子 — 我在伊維薩的活動中一定要談到微中子。想想看,它們是很不可思議的,對我來說甚至很詩意,它們是恆星的氣息,也就是說,它們是恆星呼出來的東西。我們會呼出體內的東西,而這是恆星呼出來的 — 恆星呼出微中子。而且微中子數量之大,多到難以想像。

在這個空間,每秒有三兆個微中子通過,而其中大部分都是來自太陽。這是太陽的氣息,我們就身處在那氣息裡,我們就屬於那氣息,它就是我們。就像瓊妮.密契爾(Joni Mitchell)的歌曲裡說的:我們都是星塵。這就是我們。

你無法把我們從微中子的汪洋中抽離;我們都是這片海洋中的魚兒。我們並不是從表面滑過而已,而是它整個穿透我們、浸潤我們、包覆我們。這是一片帶著未經處理資訊的汪洋。而意識水晶的神奇之處在於,它們會滲透濾過這片資訊的汪洋。這就是我們。

當你在看你的個性太陽,它在說的就是:「我是這片海洋的過濾器。我會根據我的獨特性來過濾這片海洋。」過去幾天來我跟你們談論過關於信任、關於如何透過你自身的權威來運作。我們是要來與眾不同的。我們每一個人都被賦予了這些意識水晶,這些水晶並不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它們每個都不相同。

我們每個人都有獨特的過濾潛能。當你能獨特地過濾你的太陽,你也就是開始在攀爬自身神話的高山,並且開始以一個獨一無二的個體姿態呈現在這世界上。人類一直以來都崇拜著太陽,這並不是個意外。它就是光明、溫緩、與生命的來源。

然後,你看著自己設計裡的太陽,非我會去忽視它、把它推到一邊去,反而是被開放中心與開放閘門吸引,踏上某種妄想的旅程。太陽帶給我們這一切的美好,而我們需要做的只是去接受它 — 透過我們的地球來接收它。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瞭解流日很重要

作者:Peter Schoeber

我們通常會說,最重要的制約影響是來自我們生命中身邊的人。的確是。但如果有人接近你,如果有人和你同處一個空間裡,你肯定會覺察到。這是一種制約,但這是一種你能夠直接觀察的制約。如果你熟悉人設圖系統,你會瞭解到你們兩人之間是有相互的制約影響在作用的。

但你看不到流日場域。你能夠學習著對流日有所覺察,但那會需要很長時間的練習。最重要的是,你無法避開流日的影響。就算你到了喜馬拉雅山上最隱密的洞穴裡,流日還是會找上你。

最棒也最便宜的老師

因此,你應該要對這股時時刻刻全年無休在影響著你的能量有所覺察。透過覺察,我們也能獲得好處。第一個好處就是,流日是你能擁有最棒也最便宜的老師,祖師爺Ra在早期教授人設圖時就這麼說。

我從事人設圖的工作,我可以說自己因為閘門相關的豐富知識而小有名氣。我知道閘門各種可能的啟動方式。這些知識是從哪裡來的?是的,當然是來自理論教學、來自我和他人的觀察,但我最大的知識來源,就是在真實生活中觀察流日對大眾集體的影響,當然也包含觀察流日對我和對我身邊人們的影響。

有所準備

流日會教導你關於制約的許多面向;例如,一個抽象迴路的啟動,就能看到在不同脈絡和組成之下,制約的影響會如何展現。第二,對流日有所覺察,也讓你能夠為某些情況做好準備。如果流日有無常通道(35/36)(如下圖),你就知道會有危機。世界上會有危機,你的生活中會有危機,有事情會出錯,改變會發生。你無法控制這情況。世界上每個人今天都有了情緒定義,而且能夠做情緒的顯化表達。

如果你知道這點,你就能有所準備。覺察能帶來很大的不同。能看見流日的影響,會讓覺察容易許多。因此,從務實層面來看,流日預報是很寶貴的工具。我們正處在舊世界逐漸崩解的最後七年循環裡。這意味著,回顧過去對你的未來並沒有幫助。

沒什麼能在我們所面對的未來裡帶給你幫助,能有幫助的就是策略與權威以及觀察唯一能夠肯定的東西:很顯然你我都不會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但我們能夠看到明天的流日行星能量運作,並且有所準備,儘管我們並不知道實際的影響會以什麼樣貌呈現。因此,我深深相信,你需要瞭解流日,因為流日預測是非常有價值的工具,對你自身的運作以及對你的生存與安康都很重要。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投射者的一對一交流

作者:Ra Uru Hu

你必須瞭解自己的能量場是什麼模樣。沒有什麼能夠比擬和投射者一對一交流的情況。如果你有事情悶在心裡必須一吐為快,能找個投射者傾訴是再好不過了,就算他們沒認真聽也無所謂,因為感覺上他們是聚焦在你身上的,感覺上他們是來支持你的,感覺上你能擁有他們所有的關注能量。

能量場

當然,這就是投射者的優勢。一次一個人,這就是你能夠受到賞識的關鍵。想想你的能量場是什麼模樣。能量場是我們彼此互動的媒介,能量場中就帶著關於自身非常大量的資訊。由於投射者有著聚焦且穿透性的能量場,因此當投射者將能量投放在你身上時,你會得到非常、非常明確的訊息。你會懂他們。而且這能量能夠緊緊擄獲對方。這也就是為什麼會有人怨恨投射者,怨恨這種能夠滲透並且困住他們的能量場。

要是有個投射者跟隨在我後面走進房裡,我能從背後感受到他們的能量。你能夠感受到投射者的存在。當他們把注意力放在你身上,當投射者把注意力放在任何人身上,他們都能立刻感受到投射者的能量。因此,你必須要瞭解如何去運用自身本質上的這項優勢。你是來賞識他人的。透過一對一的方式,你能夠從對方身上接收到海量的資訊。你是來受賞識同時也賞識他人的。你能夠真正看透他人。

投射者不適合團體環境

因此,任何你需要擔任權威或提供建議的場合,在這些典型的情境裡,你都需要和對方以一對一的方式進行。如果你是個投射者,而且你想要在任何情況中解決問題,千萬不要在團體的狀態下進行。投射者並不適合團體的環境,除非是要領導這團體,但不是屬於這團體的成員。

因為,一旦你是團體中的一份子,你就會被孤立。當投射者進入團體中,他們很快就會被疏離。他們進到了團體裡,他們會和身邊的人交談,因為這是他們能量場的運作方式,而大家都會和他們疏離,無法連結,因為他們一次只能聚焦一個人。他們也會因此得到惡名。他們並不適合團體情境。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乘客的轉變之旅

作者:Mary Ann Winiger

有時候,很難去回想起我剛開始實驗時是什麼樣子。那時的我和現在的我截然不同。人設圖系統很獨特之處在於,它不會告訴你要往哪裡走,不會告訴你途中會有什麼發現,也不會告訴你真相是什麼。它只是給你一套工具讓你去活出你自己。你要去哪裡,你要和誰在一起,你要做什麼,你會有什麼發現——這些全都是依據你的策略與做決定的過程而定,全都是獨一無二專屬於你的。關於真相這件事其實沒有改變。我曾經以為我們都會領悟出一個普世的真理,然後大家一同活出那真理。但現在我瞭解了,真相也是同樣獨一無二專屬於每一個人的。

我的文章純粹在表達我的真相——我的獨特見解。那是來自我以自身本質去經歷體驗這世界的過程。我是獨特的。你也是獨特的。而我們所「看見的」,都是來自我們自身獨特的觀點。而這也是讓我們彼此之間的溝通能夠如此豐富多樣的元素。我記得在我實驗的第五年時,我陪伴著Ra Uru Hu在美國巡迴,我當時是美國分部的負責人,陪同Ra到各處去。有天晚上在餐館裡,我們聊著天,他在我說話時看著我,說:「你終於變有趣了。」我並沒有被冒犯的感覺,我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因為我終於是透過我的獨特性在做表達,和他分享我的所見所聞。我已經不再是開始實驗時那個受到同質化的人。這過程中發生了什麼呢?是轉變。俄羅斯有個可愛的婦人請求我就這主題寫篇文章,而我也回應了。

剛接觸人設圖系統的人,會看到自己的人體圖上,在左右兩側各有一組符號和數字。左邊的那一組,所有的行星符號和數字都是紅色的。右邊那一組則是黑色的。這兩組資訊代表了設計(無意識)與個性(有意識)兩個層面。設計面是我們的形體,也就是我們的身體。設計面是會死亡的。而個性面則是意識,是不會死的。人設圖系統中有關於死後中有狀態的部分,包含了在身體死後的三天內不要去打擾身體。這時個性面的意識仍在身體內,需要72小時的時間才能完全離開身體。

設計面和個性面並不是一起到來的。我很喜歡Ra所做的比喻:設計面是我們的車輛,而且它自帶司機。個性面是乘客,坐在車子的後座。人所面臨的難題在於,在面對各個開放的能量中心、通道、和閘門時,腦袋會開始想要接手掌控生命——盡力「保護」我們免於這些開放區域的影響。結果,腦袋就主導了人生,不斷在乘客的耳朵裡「說話」。然後乘客就開始相信腦袋說的話,相信自己就是司機,誤以為自己有掌控權。但實際上,乘客只是坐在車子的後座,無法指使車子要往哪裡走。乘客可以大吼大叫試圖在幕後操控,或者也可以輕鬆自在待在後座,看看窗外的風景。如果幸運的話,乘客可能會很享受這趟旅程。而人設圖就給了我所需的工具,讓我能夠享受我的人生旅程。這是很寶貴的禮物。

所謂的轉變,就是原本認為自己有控制權的乘客,逐漸放輕鬆在後座享受旅途的過程。策略需要乘客臣服於車輛。乘客是陽,而車輛是陰。陽必須臣服於陰,這是形式原則。Ra經常在說:「是身體在經歷這人生。」但當腦袋來主導我們的人生時,它會拖著身體到處去做各種不適合這身體該做的事情。結果會如何呢?就是身體會開始崩壞。而在醫學進步的協助下,我們可以吞顆藥丸去壓制各種症狀,繼續強推著身體去做各種事。這身體因此沒能過自己應過的生活。

我上週寫了篇文章,提到我對於居住在某個維吉尼亞州城鎮有回應這件事,這城鎮前不巴村、後不著店的,我的腦袋討厭透了。但我在那裡住了三年,是為了我的身體,因為我的身體需要住在那裡。要讓腦袋不再幫乘客主導人生,並且臣服於身體,我所知的唯一方式就是遵循策略與權威。這也是讓我能夠放輕鬆「享受旅程」,在後座欣賞著風景的唯一方法。在接觸人設圖之前,我曾經到處尋覓,但沒有任何管道能帶給我這樣的體驗,直到我開始實驗生產者的運作。這是一趟很激烈的過程,伴隨許多靈魂受苦煎熬的黑夜。但崩潰的過程最後成了帶來進展的突破,隨著月復一月、年復一年的時間流過,乘客也確實越來越放鬆。

你可以看到,車輛和乘客彼此之間並沒有融洽的連結。事實上,我們生命中經歷的多數困難都是來自兩者分離的狀態。而策略和權威則是將兩者結合的方式。我用了一輩子的時間在尋找我的靈魂伴侶,但我最後瞭解到的是,我的靈魂伴侶就在我的內在,也就是乘客與車輛(個性面與設計面)的神聖聯姻。

當我們遵循自身的策略和權威來過生活,身體也會經歷許多的改變,但真正徹頭徹臉轉變的則是乘客。隨著它在後座越來越怡然自得,它也開始第一次能夠真正地「看見」。後座的車窗越來越清晰,直到完全清明,讓乘客得以有獨特的視野。沒人能看見我所看見的東西。我也絕不可能看見你所看見的東西。當我們分享自身獨特的視界(或觀點),我們也是在彼此分享一個人生片段,讓彼此能夠一窺這世間萬象。對我來說,這就是轉變。

視覺影像的協助

當我最早學習到關於人設圖的這兩個層面時,我「看見了」一些影像。我不擅長繪畫,所以我請一位藝術家朋友幫忙把我看到的影像畫出來。你們有許多人可能已經看過了,但對剛接觸人設圖的人來說,我想你們會喜歡這些圖片。這些圖片描繪了Ra所做的比喻,同時也敘述了乘客在第一個七年人設圖實驗中所經歷的轉變過程。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別再自我疑惑,觀察就對了

作者:Ra Uru Hu

這並不是個手冊。這是關於試著讓你透過機制來觀察,你能做的是停止疑惑為何你會是這模樣,並且停止擔憂你認為自己能夠成為或不能成為的模樣。只要放輕鬆去觀察,看看自己實際上的樣子。這是一個大多數人類從來都沒有過的體驗。你無法觀察,你無法看到你的腦袋是否在你的人生中為你做決定。你看不到。你是被蒙蔽的,沒什麼能看的。

但當腦袋不再為你做決定,也就是一切在你眼前顯現的時候。而在其中,你能看到的是,唯有當我們活出自身的獨特性時,我們才能是正確的,唯有當我們的真實本質能被接受,並且停止自我批評,我們才能正確地和他人在一起。

我會去談論這件事,是我終於瞭解到這一點的時候,我看著我的情緒系統,有各種性的能量流,這些都是在我內在運作的。能夠不帶批判去看這部分,會讓人大大鬆一口氣。因為批判是來自無知。而在我的真實樣貌下,我是個絕對的存在,這是我絕對的本質。能怎麼辦呢。

這是我被印記的方式,我沒法改變這點。而這意味著,一旦我能接受這本質,接受我身為一個個體直覺意志顯示者,帶著具反抗性的能量場和深度個體性顧自己的設計,對非我來說那是很艱難的設計。我以前並不瞭解為什麼自己如此不同,但我就是如此不同,該怎麼辦。我也經常會責怪自己,因為我沒法像個有包覆性能量場的生產者,也沒法在正確的場合展現正確的關心,諸如此類的事。

哦,當個非我多麼痛苦啊,無知是多麼的痛苦啊,沒法接受自己是多麼的痛苦啊。當你能把那視做你內在的機制,你就會立刻瞭解到,這不是能夠改變或調整的事情,而且也不是你需要隱藏或感到羞愧的事情。不需要因為別人有他們認為該有的模樣,你就去遮掩自己。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背景頻率的議價特質

作者:Ra Uru Hu

很有意思的是,在我們進入計畫交叉的過程中,人類也經歷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人口大爆炸,而隨著計劃交叉結束,這情況也會迅速下滑,因為計畫交叉是唯一會帶來59-6的交叉,讓人類持續繁衍。如果要繁衍更多人,就會需要更多的房屋、學校、教師。你必須要有提供這些物資的能力,你需要一切有著良好的組織。而這都來自40-37這個背景的頻率。

因此,我們所有人都處在這背景頻率裡,我們的文明和一直以來文明發展的方式,都是在這議價的頻率裡。想想現在這個城市(多倫多),這裡有大約五百萬居民,因此,這意味著,每天早晨,都有著五百萬的人需要某些基本的事物。他們需要吃早餐。他們需要能夠去工作,並且在一個有所維護的環境裡工作。這一切都是透過交涉協議而帶來的。

維護我們健康福祉的協議

這些協議是維護我們安康與福祉的交換條件。有些農夫會和卡車司機合作,由合作的卡車司機把他們的農產品帶到城市裡,帶到批發商、店家、攤商、和餐廳,進而再來到消費者的餐桌上。

我住在公寓大樓裡,要維護這樣的建物、要能照顧裡頭住戶的生活,也是需要透過一些交涉和協議的,但我們都把這當成是理所當然,以為一旦達成協議就是永久的,但我們卻忘了,在計畫交叉之前,這一切都是不存在的。

特定的議價交易機制是存在的,但基本上,每個人都是在他們所處的小小部落群體裡做交易。也是在這部落群體裡,他們才能照顧自己需要照顧的事物,但他們也因此無法獲得所有相關的其他事物,也就是現代社會的配備以及所有能夠在現代社會取得的東西。這一切都是透過協議來維持。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人類需要神秘之道

作者:Ra Uru Hu

換個角度來思考這件事情。19/49是個硬體般的存在,畢竟這條通道是我們身體這台車裡的一個配備,連結了腎上腺系統和太陽神經叢。這就是它的驅動力,來自生理上的驅動力。在之後的突變發生時,它就不復存在了。而這麼多年來,為什麼會有這條通道的存在,是因為它有個特定的功能,它是我們之所以身為而人的元素,我們需要神秘之道,方能實現我們身而為人的角色。

新人類Rave則不需要。Rave不會討論上帝、或靈性、或神秘主義、或任何這類的事情。這是我們在做的。相較於未來的新人類,我們是比較原始未開化的。神祇對我們來說是很大誘惑,好像拿著一根胡蘿蔔在兔子面前晃;我們會一直追尋著這些事物,讓自己能夠遠離恐懼,能夠感覺還有更多的可能性,能夠發覺身而為人的美好,種種這類的想望。此外,這也是把我們都連結在一起的元素。哦,當這部分不再運作時,會是多大的變革啊。部落是個複雜的結構,不過當你抽走人體圖上右手邊的部落部分,基本上等於是抽走了社會的架構,等於是把它給四分五裂了。

是什麼把這些部落維繫在一起的?其實你可以看得到;看看你周遭的世界。把部落維繫在一起的,是它們的相互支持系統,以及它們的共同傳統與信仰。這就是我們所認知的部落。當你走入任何一個社區——這是關於伊維薩島(Ibiza)的一個笑話,伊維薩島是世界上最國際多元齊聚之地,但同時也是最具部落性的地方。在島上會看到這裡一塊英國飛地、那裡一塊法國飛地、這裡是荷蘭的、那裡又是德國的,比比皆是。

這就是人性,這就是我們的模樣。「啊,我們有相同的神,好吧,我們是同夥的。我們有相同的傳統。我們有相同的習俗,給予我們連結感,我們就是夥伴、就是兄弟姐妹。」這就是維繫部落的元素。而且這不僅維繫了部落,也形成了部落防禦系統、戰士特質等基礎,讓他們願意為自己的神而戰、為自己的神殺生,諸如此類的。

但這一切都在消逝。而當這扇門關上時,沒什麼比手還緊抓著門框更危險的了。這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時代;門就在人們的面前要被甩上了。現在每天有多少人喪生是因為「我的神比你的神更好,我的方法比你的方法更好。別動我的傳統,否則我會殺了你。別想污染我的基因、我的環境、我的鄰里。」這樣的原因有千百種。這並不是反撲,這只是苟延殘喘。

因此,當你在看40-37時,想想這個從十七世紀開始一直到2027年的週期,是人類歷史上最為崇尚靈性的時期,這就是40-37在「計畫交叉」的全球週期裡所帶來的。假如你去看看這世界,會看到,過去四百年來,廟宇、教堂興建的數量是人類史上之最,而現在有信仰的人數也是史上最多。

這種對靈性的追尋非常特別,而且我們從許多方面都能看到這種追尋。然而,不論是神秘學、新世紀、反文化、傳統,還是任何其他形式的追尋,都將來到終點,而不是大放異彩。而我能說的是,這是好事。這種追尋害死太多人了。而我也確實瞭解神秘之道的價值,我看到它是如何透過個人獨特的體驗來擴展人類意識的,也看到它如何透過許多的形式滲透到人類生活中,豐盛了許多的文明。

節錄自《人設圖宇宙學二:神秘之道》(Rave Cosmology II: The Mystical Way)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