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擁有原創的想法

作者:Ra Uru Hu

在每一個可以想見的層面上,人類都是受到心智所控制的。他們被區隔成各個小部分,被設定好。你的頭腦不僅必須面對你有開放中心的事實,而且那些開放中心會成為被優先關注的焦點,你的非我頭腦會透過這些開放中心來做決定,除此之外,你所思考的任何事物都是被制約的,而且你思考的方式也是被制約的。

每一個像我這樣的生物來到這世界上,總是會告訴你關於光的事情。那些混帳東西,強力推銷這件事,為那能量在服務。但他們並不瞭解,那些能量是控制的因子,是一直以來控制著我們的東西。

順帶一提,在這邊呈現的這些神祇只是個象徵的代表,你可以在不同的文化裡找到類似的神祇。而在這邊呈現的,我選擇了我喜愛的神祇,可能因為祂們的戲劇性,也可能因為祂們的風格。有些神祇真的很酷,有些則很無趣。這些神祇數量眾多,而且我們一直以來都在崇拜祂們,真的,我們永遠都在崇拜祂們。

你在自己身上就可以發現這情況,只要觀察你的頭腦即可。我的頭腦是被整個星體運行程式所制約,就和大家一樣,就和你們一樣。不僅如此,我的頭部中心還是開放的。我的設計就是會思考各種對我無關緊要的事情。但只要我不是透過頭腦在做決定,那這些就可能成為我的智慧來源。也因此,我知道很多的東西,而且我可以把這些東西整合到我說的任何事情裡。

但事實是,我的頭腦接收資訊的方式,其實是被制約的副產品。而我的頭腦是受到能量的動態所制約,它是受到意識程式所帶來的啟動與連結所制約。那裡頭發生的任何事情,我都無法控制。沒有人真的有過原創的想法。別覺得被冒犯了,沒有人有過原創的想法。頭腦不是那樣運作的。

資訊過濾的方式是很有意思的。獨特性或許會帶給你這種感覺:「嘿,我可以這樣過濾資訊。」但身處星體運行程式裡的人類,他們其實只是順從程式要他們做的任何事。你是否觀察過月之南北交點來到閘門30爻線4時,連續好幾個月出現精疲力竭的情況?能觀察到這狀況出現在人們的生活中,是很不可思議的。

而且這些人會以為自己的人生出了問題,又或者以為是他們生命中的某些事物造成了這種情況,才讓他們的人生出現問題。不是這樣的,那就是環境中的頻率。如果你因為命運而受苦,那你就輸了。喔,我好愛30號閘門。這是讓生命變得有趣的一個閘門,而大多數人都會因為它而深深地受苦。

節錄自《心智的神性》(The Godhead of Mind)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我們的未來:個體存活 與 物質層面

作者:Ra Uru Hu

基礎的機構現在已經不再牢靠。所有機構的為民服務能力正開始瓦解。我才讀到一個驚人的消息,也就是美國七歲以下的孩童,每五十人裡就有一人無家可歸。仔細想想,這挺驚人的,況且美國還是地球上最先進的社會之一。我們正在面對的情況是,我們照顧到每一個人的能力正在崩解,而照顧每個人正是計畫交叉的夢想。

計畫交叉的夢想體現了馬克思的烏托邦主義,在這概念裡,每一個人都能受到照顧,沒有人會匱乏。這是計畫交叉人本主義的基石。

不過,那已經過去了。嗯,至少是即將過去了。那個我們都享受過的美好人本主義,例如,世俗化社會的優勢,讓人類第一次得以免於道德威權的壓迫,不會因此扭曲了智力潛能,這一切都是源自計畫交叉。它所帶來的,是世俗化的科學,得以挑戰神話以及其他所有的事物。但它過去了,或者說,是正在消逝。

背景頻率將轉為極度物質化且伴隨獨特的個體生存

這並不是某種虛假的懷舊之情,因為我是個存在主義者,我不會用懷舊的觀點去看它。但很明顯地,對於生長在這個時期、這個年代的我們來說,我們的環境中帶著這樣的背景頻率,而且我們有幸經歷了它從1960年代初期開始的全盛時期,如果我們活得夠久,將會感到非常震驚。因為我們想像這社會該有的基本運作方式,都將會消失。世道將會改變。未來將會深深扎根在物質上,深深扎根在獨特的個體生存上:這是55與30和24結合的影響。

從某種層面上來看,這是一種回溯的走向。如果你去檢視人體圖建構的方式,你會發現它是建構在整合型通道上,整合型通道正是身為人類的動能來源,就是這顯示生產者在根本上真正有力量回應,藉此發展存在的本質。我們正要回到這股20/34的能量,但不是純粹的回溯,而是一種迴旋狀態,處於不同的層面上,伴隨這種自私的忙碌,以及專注於個體存在的需求。這是與存在深切相關的。

這也是關於瞭解到,當你有著扎根在有定義生產力量上的背景頻率,就會帶來巨大的生命能量能夠透過回應來運作,帶來巨大的生命能量潛能,能夠透過回應來運作。我需要小心地闡述這件事,需要平衡它的黑暗面向,因為這些是黑暗面向。畢竟,我們即將進入的循環,並不是要對人類有利的。那個面向已經結束了。唯有覺察機制的人,才能善加利用這個時期,唯有知道如何在任何層面上引導自己人生的人,才會能夠善用這的時期。

節錄自《人設圖歷史二:黑暗伊甸園的指令》(Rave History 2: The Dictate of the Dark Eden)(錄製日期:2009年3月12日)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沒有覺察的夥伴關係

作者:Ra Uru Hu

這世界充滿著沒有覺察的夥伴關係。想要討論夥伴關係裡的可能性是非常困難的,因為,事實上,你需要有真正的覺察,才能夠與另一個人一起正確地運作。

這是極為困難的事情。基因強制性讓我們傾向會被和我們不同的特質所吸引。在這樣的驅動力下,再加上非我的運作,結果就是讓我們投入了對自己不正確的夥伴關係裡。

我認為,不正確的夥伴關係有個根本的情況就是,其中一人有著潛在的要求,要求另一人做改變。這種關係中有著持續想要找出路的掙扎,其中一人在關係中無法感受自我實現,持續看見關係中有太多無法克服的難題。

不責怪

我認為,在實際要處理任何關係中的任何連結形式時,都必須要從不責怪開始。我認為,這是非我在所有關係連結中都會經歷的苦難之一,也就是某種程度的責怪,這種責怪遊戲總是會出現。這並不是我們的關係連結應有的運作方式。我非常瞭解這一點。我從自己的生命經歷中,瞭解到缺乏覺察會如何影響擁有真正可行關係的可能性,不論是要和朋友、情人、或事業夥伴形成關係連結均是如此。

但我認為,第一件事是要先能接受神奇的魔力。將神奇的魔力接納進入自己的人生中是很愉快的事情。不論我們是如何進入關係裡的,不論我們是否是透過正確的方式進入關係裡,實際上都與選擇無關。關係連結,所有種類的關係連結,不論你想探討哪一種關係連結,這些關係連結都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而不是我們去選擇的。而任何關係的發生都有其神秘的面向。而任何關係的結束都會有其關連性。

當然啦,我們身為人類,而且被困在頭腦的層面裡,我們總是很擅長尋找原因。為什麼我們會相遇的原因,為什麼我們會分開的原因,我們不僅非常擅長編織這些原因,而且也很擅長聆聽這些原因,而且還會實際去遵循這些原因,這樣的心智指引只會在關係裡帶來各種的緊張情況。

臣服於關係

如果你想要能夠帶著覺察來經歷關係,就要從臣服於關係開始。別無他法。試著找出原因並沒有意義,因為那只是編撰出來的原因,而且那會剝奪了對這關係的實際體驗。

在人設圖機制進入我的人生之前,我能與他人連結的唯一方式,就是透過我的頭腦來架構一切。而我的頭腦是透過我的非我運作來架構一切的,而我的非我則是透過我的開放區域來運作、透過開放區域帶給我的影響來運作。我的頭腦心智層面總是忙著架構一切,以至於我從沒真正體驗過關係連結的真實本質。對於在關係當中所有我們願意接受或不願意接受的事物,我們每個人都帶有相當程度的成見。

一旦你能夠接受了事情就是會發生,而且也接受所有事情都會有其該持續的時間,那麼你就能夠真正的活在當下。覺察與當下是密切相關的。人設圖系統的優勢就是能夠給予我們非常特別的東西,它能給我們一個地圖,這地圖會告訴我們說:「這就是行得通的方式。」覺察就是關於看見。

節錄自《有覺察的夥伴關係》(Aware Partnership)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天王星:改變遊戲規則的行星

作者:Peter Schoeber

接著是天王星。當然,天王星是改變遊戲規則的行星,與海王星相對應。海王星帶來的影響幾乎是看不見的,而天王星則是像雷擊一般,帶來顯而易見的新事物。突然間,很意外地,它在轉瞬之間就非常強力地改變了情勢。

這個非常革命性、非常反叛、或者至少非常不因循守舊的行星,正位在一個非常敏銳的閘門。2號閘門是所有方向的基礎。就我來看,它是人設圖易經裡最深奧的閘門,因為它實際上就是所有回應的源頭。

這是來自接收性。接收性不應被理解為一種心理特質,最好的比喻是與生理相關的,而且依舊如此。你有個光的接收器,因此,你可以透過光來引導自己。你有聲波的接收器,因此,你可以透過聲波來給自己定位。在生理的層面上,這是非常清楚簡單的概念。

如果你要談人設圖如何展現它的表面功能,當然,你可以說它是一種對特定外來訊息的敏感性。由於這是有突變潛能的閘門,因此也和各種不同的敏感性有關,不是每個人都會對相同的東西很敏感。如果有某種好的或不好的外來訊息,觸及或滲透了大多數的人口,那就可能會導致方向非常迅速的改變。瞭解這點很重要。

我們肯定已經在3月見識到了方向非常快速改變的情況,但這還沒結束。天王星還會待在這個閘門好一段時間。只要天王星還在2號閘門,就總是有可能會出現突然間意外迅速改變方向的情況。但由於我們有許多不同的國家,因此,這樣的改變未必會帶領大家走到相同的方向上。不,情況可能恰恰相反。

(節錄自2022年第三季流日預測)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我們的性認同正承受著壓力

作者:Ra Uru Hu

在1960年代初期,我們進入了全球循環的1爻主題。全球循環是以逆行的方式,從6爻倒退走向1爻,因此我們正處於當前這個時代的尾聲,當前這個計畫交叉的時代從1600年代初期一直持續到2027年,是從舊到新之間的橋樑,而我們也是屬於新的一部分。

然而,對這過程的意識才剛開始要浮現。當我們進入了1爻主題,其調查的特質揭開這資訊,我們會開始看到的是,已開發世界的迅速崩解、家庭結構的迅速崩解、一對一關係的迅速崩解等等。

要瞭解的一件事情是,目前地球上正在運作的最深沈突變力量位在55號閘門,也就是組胺酸密碼子,而突變將會發生在太陽神經叢系統(情緒系統)。55號閘門在曼陀羅上的對向閘門是59號閘門,這是我們這趟旅程開始的地方,也是我們性認同的關鍵。

請瞭解到,我們的性認同正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也就是說,我們在與他人連結的方式中所採取的身份認,已經是舊時的策略模式,這是正在崩解的模式。但這並不是說我們需要試著從心智層面來理解其轉變,因為,從這門知識運作的方式來看,我們每一個人最終都要在這方面做出各自獨特的表達,展現出身為九中心人類的真實樣貌,對自身的關係連結保有覺察。

當我說「覺察」時,我的意思是帶著覺察來投入關係裡,也就是,以正確地方式投入關係裡。唯有在彼此都以正確的方式投入關係,這種新型態關係連結的獨特性才會開始顯現。

但當我們看著這一切時,我要你們記得,59號閘門的本質正在轉變,到最後,它將使得九中心人類關係連結的方式變得極為不同,因為這種關係連結不再是源自身體的性吸引力,不再延續這種主宰著整個七中心人類的元素。

我們不會再受到擴大基因池的需求所驅動,純粹因為我們這物種事實上正慢慢地走向盡頭,而且正失去基本的繁衍力。這會改變我們在性方面的習性,而且會透過這條通道,改變親密關係的準則,要透過正確的方式來建立並維持親密關係。

節錄自《人類性的設計》(The Design of Human Sexuality)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門即將關上

作者:Ra Uru Hu

過去幾年來我持續教授人設圖歷史(Rave History)的課程,很顯然這是第三部分,也是最後一部分,事實上,對我來說,這也是整個系列課程的最後一堂課,而且來到了我通常不會深入討論的話題。我想,現在教室裡的人數也正好適合談論這話題,因為我通常不會談到我自身神秘經歷的背景。然而,在這系列課程的結尾,我無法避而不談這件事。

我的名字烏盧.胡(Uru Hu),是我在神秘經驗中被賦予的頭銜。「烏盧」可粗略譯為文明或文明創造者,很難真的非常精準轉譯,但基本上就是一種建造架構。而「胡」則是關閉者,合在一起,「烏盧.胡」就是個文明結束。那是我的頭銜,我覺得挺可愛,就看你怎麼去看這名稱。

對七中心人類來說,這是故事的終結。這真的就是門即將關上的時刻。很適當的情況是,在這個循環即將結束之際,真理不再是奢侈品。自從1961年以來,我們就身處在這個1爻的時代裡,有著非常強大的61.1作為背景頻率,真理不再是奢侈品,而是一種權利,只要不是全然的真理都不會被接受,半吊子的真理是行不通的。61.1見證者/秘密主題的背景頻率,會在2027年迅速消失。會有新的背景頻率取而代之。

這些年來,我一直嘗試要提供一些聽起來沒那麼精神異常的資訊,讓大家能夠一窺門關上後的情況,因為門不會一直都是關著的。當一扇門關上了,另一扇門就會開啟。而我們肯定會進入一個非常不同的時代,而且基本上絕大多數的人都還沒準備好迎接這個新時代。人們沒有準備好,是因為人類從十七世紀初期以來一直都沈浸在整個計畫交叉的背景頻率中,數百年來的生存方式以及文明建造過程都已經深深烙印在我們的歷史之中,成為七中心人類的驅動力量。

但這並不是我們的人生目的。我認為,九中心人類所面臨的難題之一在於,九中心人類與七中心世界有著非常深刻的牽絆。同質化的世界反映了七中心道德觀、哲學、與宗教。想想人設圖,人設圖系統就是他們都在尋找的東西:索羅門尋找的鑰匙、佛陀試著要理解的法輪。這種尋找一直都存在著。

對七中心人類來說,這並不是他們會得到的東西,因為他們的終結即將到來。我認為,我們現在所生活的時代,正是那些重大時刻之一,唯有在事後回頭來看,你才會看到,其實終點線早就畫好在那裡了,而且我們也跨過了那條線。非常重要的是要瞭解這些更大規模的機制力量,並且瞭解到我們不可能與之對抗。不可能,門就要關上了,而這時候的人類會很驚恐錯愕,因為他們還在過七中心的人生。他們並沒有九中心運作應有的繁殖力與能量。

你覺得為什麼全世界都沒有趕緊回到自己的策略和權威呢?那是因為他們沒能看見也沒能聽見。並不是說這些資訊不存在外頭,而是那些並不是他們看見和聽見的。非我的目的,更大的影響力量,所有這一切都是無法避免的——門就要關上了。有東西就要來了,意味著有東西要離開了。然而,在此同時,我內在帶著所有這些基礎的公式能讓一切都變得容易,也就是說,讓我們能夠面對存在的本質、面對周遭的世界、面對生命中的各種處境。你要有很強大的黑色幽默才會對這情況笑得出來。不論人設圖系統變得多麼受歡迎,而且這系統也確實非常受歡迎,但在大眾的層面上,它並不能做什麼,就是不能。

門即將關上,而且是迅速地關上。一切都在漸漸離我們而去,我們的生活結構、我們彼此連結的方式、我們社區的建構方式、我們文明的架構方式——這一切事物都會慢慢開始崩解。

因此,我們在面對的這個時代會帶來重大的結果,以新的方式帶來重大的結果。對七中心人類來說,七中心人類的象徵是摩西。「我要拯救我的族人。我要帶著這份力量,讓海洋分開,我會拯救你們,並且摧毀你們的敵人。」你可以由此看到七中心人類被拯救的方式。這也是為什麼七中心的宗教都是相同的機制,都是集體的救贖。

但未來並不屬於集體的救贖。那種模式已經是過去式。身為九中心人類的差別就是,九中心的救贖是自我救贖。你要拯救你自己,而且你並不是運用機智和蠻力來拯救自己,那是七中心人類的劇情,你是要透過覺察與智慧來拯救自己。這是非常不同的。

瞭解我們的年代、瞭解這背景頻率、瞭解我們所生活的時代,也就是要瞭解到,運作的機制已經改變了。在我們發展的這個階段,集體控制的機制已無助益,只會造成剝削與暴力。沒有覺察的人類還困在過去的世道裡,而那一切就圍繞在他們身邊,無法與之分離。

九中心人類的重點就在於你自己。你就是救世主、彌賽亞,你就是先知,不是別人,就是你。沒有任何人可以帶領你得到救贖。你覺得為什麼世界上其他的人都不跟過來呢?從他們來到這世界上的那一刻起,他們就一直受制約,在生理上、身體上、心理上各層面都受到制約。他們都被打包好送到程式裡,沒有人知道該如何面對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當我說沒有人知道該如何面對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意思是,真理是如此之多,以至於沒有人看見任何東西,而是完全被淹沒了。

未來的媒介並非集體,未來的大禮也不是集體,而是一次一個人,透過人設圖的整個訊息,一次一個人覺醒。我們不會被拯救。沒有人會帶領羊群進入榮耀。只有一次一個人的自我救贖。

節錄自《人設圖歷史三:重返伊甸園 — 1960-2027》(Rave History 3: The Return to Eden – 1960-2027)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海王星在36號閘門:危機、改變、以及新的情緒體驗

作者:Peter Schoeber

如果一個人長時間有轉瞬即逝的通道,肯定會有一些瞬息萬變的情況,舊有事情會結束而且可能會有新的事情開始。而且,必須說,這流日還有更吸引人的部分,也就是整個感知能量流是和性有關的。36號閘門意味著新的體驗,以及新體驗可能帶來的情緒危機。因此,這也可能真的會讓你的性生活更活躍,例如,你和你的伴侶終於有了足夠的勇氣,去嘗試那些你們一直想要嘗試卻又不敢嘗試的新鮮事。

而在我剛談到的情況裡,那閘門的情緒危機特質,可能會讓這些事物看起來與實際情況大不相同。因此,就算是一件小事,真的很小的事,也有可能至少在一段時間裡,創造出巨大的情緒危機,讓人基本上無法看清楚實際情況是什麼,而所謂的一段時間,有可能是兩個小時、三個小時、五天不等。當然,這種影響也可能會有反面的效果,讓很重要的事情看起來並不重要,但比較可能出現的狀況是,一件小事情就掀起了驚濤駭浪,讓你感覺彷彿遭遇毀天滅地的災難。這時,頭腦介入了,開始告訴你一些很糟糕的事情,要是你真的因此採取了行動,那你就會陷入非常糟糕的處境,很難正確地因應這情況。

如果你的情緒中心有定義,但35號閘門沒有啟動,那就不會顯化這能量,但情緒危機的部分大致上還是一樣的。我們必須要瞭解,當我們談論到情緒中心,談論到可能的緊張感時,通常會是這樣的詮釋:「只要你感受到緊張,就不是做決定的好時機。」確實是如此。然而,也可能有某種情緒的緊張感未必是和做決定有關聯的。

舉個簡單的例子:你答應了要和某人碰面,這人是你很珍視的人、對你很重要的人,可能是家人、情人、或伴侶,你們約好下午三點碰面,但一直等到四點,那人都沒出現。你試著聯絡對方,卻聯絡不到。這還稱不上是悲劇,對吧?

但在36號閘門的情緒緊張影響下,這件事可能會被放得很大。畢竟,感知能量流也連結幻想和想像。所以腦袋會開始胡思亂想:「是不是哪裡搞錯了?」「是不是有什麼原因?」「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諸如此類的。你可能真的、真的、真的焦慮到不知所措。但事實上你的朋友或伴侶很可能只是剛好手機沒電了,又不巧遇到大塞車,基本上就是很日常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我不會說你需要讓腦袋冷靜,我會說你需要的是冷靜的覺察。保持務實理性,別被腦袋無來由的焦慮牽著走了。

(節錄自2022年第三季流日預測)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過渡期智人:我們都是過渡的形式

作者:Ra Uru Hu

人設圖系統中有一項很有意思的論述,就是發生在1781年的突變。順帶一提,那次突變,基本上就是熱能的副產品,我不想太深入探討這一塊,但那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全球暖化,一切都是從這個時間點開始的。在這個轉移的過程中,我們從七中心人類轉變成九中心人類。

當你在使用七中心的系統時,比方說占星學,我們都知道那其中是有相對真理存在的。通常,那些相對的真理可能都非常深奧。但要瞭解,這並不是在說占星學不好,只是對五億個射手座有著某種概括的同化。那本身很自然就是會有種概括性。

而在人設圖系統裡,每個人都會體驗到一種固有的準確性,這點是很不可思議的。不論你是處在什麼樣的知識水平上,不論是在表層,或是非常深入到系統核心,你所得到的都是這種不可思議的準確性,因為這個系統就是為我們而存在的。這系統就是與我們切身相關的。從這角度來看,也難怪這系統能做到別的系統做不到的精準度。

關於這個分水嶺,要瞭解的一件事情是,在1781年之後出生的那些突變的人,那些九中心的人類,也就是我們,實際上是個過渡的形式。你可以在這裡看到:過渡期智人(Homo Sapien in Transitus)。

我們是過渡的形式。我們並不是個永久的固定形式。我們並不是要來演化成別的東西。我們是個過渡期,是1781年之前的過去與2027年之後的未來之間的過渡期,是個演化的過渡期。

要瞭解的事情是,在1760年代或1770年代出生的人是七中心人類,他們一直存續到十九世紀,直到1860年代、1870年代和1880年代。回顧人類的歷史,在智人(Homo Sapien)統治的八萬五千年裡,一直到智人完全消失,關於我們所理解的一切、所有的宗教、所有的哲學、所有的基本知識,都是源自一個已經滅絕的形式,我要很大力的強調,那都是來自已經滅絕的形式,也就是七中心人類。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2027年:關係的新黎明

作者:Ra Uru Hu

有個非常強大的東西在運作著,它已經運作了非常久的時間,而且也改變了我們的本質。那東西和所謂的全球循環有關。簡單來說,我們都受到一種非常巨大且強勁的背景頻率所影響。在人設圖系統裡,這種頻率被稱作全球循環,每次循環持續大約四百年出頭。

我們目前所處的全球循環稱作計畫交叉,是從十七世紀初期的1615年開始。這循環將會在2027年結束,到時候,這循環將會完成其過程。而這個背景循環的一切重點就扎根在40/37的現象裡。你可以在曼陀羅上看到37和40位於相對的兩邊,而全球循環就源自這種相對的平分點。

40/37這條通道定義了心中心與情緒中心,這條名為社群的通道與愛和性的結合有著巨大的關聯。事實上,人類這物種在本質上並不是單一伴侶屬性的。關於背景頻率,要瞭解的一件事情是,我們都會深深地受到這些背景頻率的影響。這也是為什麼,當我們邁向2027年時,會有非常巨大的轉變。

關於40/37,這條通道是扎根於部落,在本質上,這是一條議價的通道。自從1615年進入當前的循環後,在我們的文明發展中,就存在固有的議價特質。巧的是,自從進入計畫交叉循環,實際上也就是從1615年開始,全球暖化的情況開始顯著加劇。正是從1615年起,全球人口開始出現爆炸性的成長。

節錄自《性、愛、與真我》(Sex and Love and the True Self)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


改變環境方能掌握健康

作者:Ra Uru Hu

對一個九中心的人類來說,生命頭30年的重點就是正確的飲食以及根據類型來教養。那是生命頭30年唯一的要求。一直要到30歲,你的人生才開始啟航。從這角度來看,我們都是在彌補時間。

關於徹底轉變的過程,要瞭解的一件事情是,直接的投入是很重要的,因為有非常多的事情要面對處理。對我們來說,處於正確的環境裡是很重要的,好讓我們能夠開始擺脫使身體惡化的壓力。只要你在對你不正確的環境裡多待一天,你身上會發生的事情就是,你的惡化速度會比一般更快。情況就是如此。

你待在不正確的環境裡越久,惡化的情況就會越嚴重。而那種惡化並非只是身體垮掉而已,還會伴隨疾病,會有各種狀況讓身體無法正確運作。九中心人生的最大問題之一就是,我們並不是設計來生病的。我不用「療癒」這個詞,而是使用「校準」。我們並不是設計來生病的生物。當我們正確運作時,那就不會成為我們的一部分。

但你必須瞭解,要讓自己正確地運作,必須走在一條狹窄的道路上,唯有當你踩在這明確的界線內,才能讓你不再是同質化疾病世界的一份子。癌症和心臟病等都是同質化的疾病,導致大家罹患相同的疾病、面臨相同的身體狀況。但這並不符合我們的設計。若要能長壽,這就是必須瞭解的事情。要維持長期的身體健康,不僅要做正確的事情、正確地運作、正確地飲食,而且你也必須要身處在正確的地方。

滋養你的身體是非常重要的。當你在看你的環境時,你真的必須開始瞭解到,這是你作為自己與世界互動的關鍵。這是「成為你自己」的必要元素,你必須身處在正確的環境裡。只要你遵循身處正確環境的原則,你就會看見哪些人會接近你、哪些人不會。你會看到哪些人是屬於你人生中的一部分,而哪些人不是。你會很快就看到這一點。

節錄自《徹底的轉變》(Radical Transformations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