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a Uru Hu

顯示者的人生中有著大量的拒絕,但並不是所有的拒絕都要是真的,也就是說,並非所有的拒絕都必須是明顯的拒絕。顯示者的意識中有許多的拒絕在發生,就在他們頭腦運作的幻想中上演。這是關於身為人類的磨難真的需要瞭解的一件事。

我上週也試著提到這部分,讓你們對此有些概念,也就是,不是顯示者的那些92%人口,地球上不是顯示者的那些絕大多數人口,從許多方面來看,在正確運作中,他們的人生真的是很輕鬆的。我是說真的。我在投入這工作時,總是感到很吃驚,而且我會特別聚焦在生產者,是因為他們佔絕大多數,而且,基本上,他們有著非常簡單、非常直接的策略,也就是回應。

但當你去思考這92%的人口,這些以回應、邀請、或反應作為策略的人,不論你要如何描述他們的等待,他們都有著非常不同的過程,而且他們總是有個優勢,那優勢就是,他們在等待著某事物來到他們面前,而他們需要做的,基本上就只是以正確的方式面對那事物,根據他們自身獨特的策略和權威來對那事物做出反應。

而身為顯示者則完全不同,因為顯示者並未享有這樣的優勢,因為他們是要來做顯化的,也因此,每當顯示者準備要做顯化,或者當他們在思考著他們要做的事情時,他們總是會面對遭到拒絕的可能性。

比方說,身為顯示者,他們必須自己走出去尋找愛。而生產者並不需要走出去尋找愛,事實上,大部分的生產者都感到很挫折,因為他們被制約要成為顯示者,我覺得這件事很可笑,因為,成為顯示者並不是讓人生旅程更輕鬆的途徑,而他們卻像是顯示者那樣走出去追逐事物,而這對他們來說當然是行不通的,因此他們會陷入深深的挫折。

事實是,對顯示者來說,一切都是建立在他們所做的事情上,而顯示者所採取的每一個行動,最終都有可能遭到拒絕,就如同生產者等待著事物來到他們面前,而他們也能夠透過回應來接受或拒絕,他們是設計來準備好要拒絕這些刺激物的,而這種拒絕對生產者來說也是正確的。

但話說回來,那重擔並不在生產者肩上。而當你是顯示者時,那重擔就是在你自己肩上。

節錄自《顯示者宣言》(Manifestor Manifesto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