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a Uru Hu

我們來到了檢視人設圖的基本機制,而這也是我們真正會看到所有難題源頭的地方,所有的問題、所有那些讓人類很難活出自身本質的因素,甚至讓人類無法意識到活出自身本質的可能性。我想,如果相對於平靜有個反派角色,而且我認為總是會有這樣的二元性存在,那麼我們就得把這件事怪罪給基因。那就是我們的難題所在。

我想,在瞭解形體基本主題時,對我來說,關於形式原則進化過程很明顯的一件事就是要發展認知的潛能。換句話說,形式原則的目標是要創造能夠展現自我反思意識的可行形體。難題總是在形體上,也就是,打造形體是非常複雜的事情,管理形體也是非常複雜的事情,而且事實是,在這種形體內若要是可行的,就必須面對身為生物形式所帶來的影響,而不是聚焦在可能的潛能上。

而身為有著根本的基因強制性的生物形式,個人的生存顯然是至關重要的,而且個人要存活得夠久而且夠健康,才會能夠生育繁衍,到最後,第二順位的生存要素,就是物種本身的存活。換句話說,關於身為生物形式的人類,一切重點就在於不能離群索居,以及需要繁衍。而繁衍的需要會帶來某種根本的特質。也就是,我們是社會性的物種,而作為一個社會性的物種,我們會有互動,隨時隨地都會有各種的相互連結。

我們是設計來受到與我們不同的事物深深吸引的。這可以說就是整個故事。我們是設計來受到與我們不同的事物深深吸引的。這實現了基因強制性。我們在基因池方面有個難題。讓基因池變得可行的唯一方式就是把方程式中不同的部分結合,進而創造出全新的東西。因此,我們都無可避免地被困在我們設計中的開放區域內,而且我們都被驅動著要與他人連結。一切都是關於連結。而對沒有覺察的頭腦來說,連結這件事是非常令人興奮、愉悅、習以為常、甚至成癮的,而且最終成了一個陷阱。喔,那非常誘人,非常有吸引力。

節錄自《設計概念》(Design Concepts)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