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腦 與 動機

作者:Ra Uru Hu

我看著動機,看到它是任何人嘗試完成這整體轉變與覺醒過程會面臨的最大挑戰。個性面總是個兩難。頭腦和身體這輛車有著深刻的連結,而且頭腦渴望著能夠守住對生命方向的控制權。人類有著各種恐懼,很容易就讓腦袋跳進來開始接管一切,負責在生命中做決定。透過瞭解自然世界的純粹性,也能夠為你帶來啟發。我們也一樣能夠回歸到意識能量場最純粹的狀態,但顯然不是在相同的層面上,畢竟我們是不同的。我們心智認知潛能的基礎架構機制複雜許多。我們有著出色的大腦。透過頭腦的自我反思過程,我們在表達方面也擁有著非凡的可能性。

我們的兩難處境在於,腦袋從沒被訓練去觀察。腦袋只被訓練來控制住失速的車輛(身體)。當然,當你無法掌控這失速的車輛,無法讓它照著你的意思走,就會帶來挫折、憤怒、失望、或苦澀的感受。很重要的是要去訓練你的腦袋、讓它練習去辨別轉移,這樣你才能清楚看見對你正確的事物、看見底層的動機、阻止它轉移。而這單純只是需要有個很專注留意的頭腦。「單純只需要」是個好聽的說法。光是要讓你的腦袋不再擔心自己的人生、不再堅持要做決定,就很困難了。

我投入人設圖越久,就嘗試過越多種方式向人們說明,當你運用你的策略時,做決定的過程就會變得很簡單明瞭。而腦袋是不能做決定的,它就是不行。如果讓你的腦袋來做決定,你就喪失了自身的認知,你就沒了正確的動機,你就無法成為你理應成為的人。唯有當你的腦袋是在放鬆的狀態,它才能有那樣的專注力,它會在車子後座翹起腿來,舒舒服服地看著窗外的美景,看著人生的電影上演,看著人生的電影以正確的方式呈現,讓你的觀點能夠符合自身獨特覺察意識的表達,讓你能夠過這觀點去看這世界。這就是我們來到這世上的目的。

我們並不像大草原上的動物。哦,是的,我可以把自然秩序的美好給浪漫化,把星體運行程序所帶來的意識能量場給浪漫化。但我們和那些動物大不相同。我們並不是來群聚和同質化的,我們並不是要來一起在程序中盲目地奔跑。要是你是隻羊,那就沒問題,不會有其它的後果,也沒有覺醒的可能性。但對我們來說,遵循我們的動機,就是遵循通往自身獨特性的道路,去展現我們獨特的心智與其美妙之處。

那就是它的目的,要讓你看見,在你的動機帶給你的脈絡中去看見。而正是這看見的過程,以及你從中獲得的體悟,才能讓你做為外在權威去表達,賦予你為他人帶來的價值。一生中有許多的關係連結,但你記得哪些?那些曾經給過你某種事物的關係,一個靈感、一個真相、誠實、愛、不論是什麼,而那就是我們會記得的。那是對我們有某種意義的。我們都渴望外在權威,獨特的外在權威,就像中學裡的孩子們祈禱著有個老師能點燃他們的熱情,因為這對我們很重要。我們需要外在權威,但並不是為了要被同質化。

該是時候擺脫同質化,去表達獨特的權威。而唯有當你有適當和正確的動機,你才可能做得到,唯有這時候你才能夠連結到底層的認知,唯有這時候你才能夠做出理性的觀察,還有表達你的才智、你的天賦、你的專長。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出處:International Human Design School
圖片出處:Photo by Dylan Nolte on Unsplash


生產者溝通問題

作者:Ra Uru Hu

現在,想像一下你是個生產者,而且你非常生氣,你真的非常、非常不爽,但你又不能打電話去罵人說:「嘿,你這個混帳東西……」你不能這麼做,因為對方也不會理你,不僅如此,你在那當下所表達的並不會很清晰。所以你必須等待。你必須等待那些人進到你的能量場裡。

要記得,你的能量場會為你發聲。你的能量場會自動對那些人說:「我很不爽。」它會自動地這麼說。當然,在那個當下,因為你是很安靜沒出聲的,而你的能量場在代替你發聲,因此那些人會先開口說些話。「你還好嗎?發生了什麼事嗎?」之類的,不管他們說什麼,這時候就是你就可以轟炸他們的時候了:「不好。」然後一股腦把話說出來。

有趣的是,生產者在心智上通常是脫節的,意思是,和他們真實的自己脫節,因為活在一個大家都想發起的世界裡,他們確實會偏離真我很遠。因此,他們經常是處在非常不爽的狀態,而那個他們很不爽的人來跟他們說:「要去吃午餐了嗎?」而他們會回說:「嗯嗯。」你知道的。

而他們的腦袋裡則是在翻滾著。然後腦袋選擇靠向不爽的那一邊,而你就可以歡呼著說:「對,很好、很好、很好,你也在場。你也看到不爽的好理由,對吧?」你看,那就是腦袋擅長的事。沒什麼是非黑即白的,而你在心智層面做的決定也從來都不是黑白分明的。

當然,在不同的情況下,對你來說行得通的,你會有連結的,不一定是哪一邊,要視情況而定。你的腦袋並不知道什麼對你是好的。它不是來在你的人生裡保護你的。它不是來讓你保持健康的。它不是來做這些事的。它做不到。它很無助,它真的很無助。

因此,要告訴你的腦袋說:「聽著,我們知道你是怎麼回事。你就繼續在上頭幫我們忙著吧。你去閃過那些想法,你去思考那些事物,你去比較所有的東西,衡量所有的東西。但我不會照你說的做。因為你是幫我工作的。我不要被誤導去認為這腦袋就代表真實的我。」

「畢竟這身體就是個載體,是一台車,而我只是乘客,我的腦袋並不是主宰,我並沒有主導我說的和我想的,我也不主導我做的事,我只是隨著這身體經歷一切。」有時候,這是很可笑的。你知道的。接受機制等於是被賦予了完美的載體和完美的旅程,這才是真正的靈性。而唯一會阻礙一切的就是腦袋。

腦袋阻礙了一切,因為腦袋一直試圖要主導每個事物應該是什麼模樣,然而,要是腦袋只做為你的權威和類型的輔助系統,它又是非常棒的。因為,腦袋雖然不能告訴你要做什麼,但它可以告訴你關於實際執行的一切,而且它還可以和其他人分享。而這過程就會帶來成長,並且豐富了集體的運作。

 

譯者:Harris Wang
圖片出處:網路圖片
原文出處:International Human Design School


首先,請愛自己

作者:Ra Uru Hu

如果你想以自己的本質度過此生,那麼你就必須活出你的定義。這就是你生來的目的。我們把這件事給簡化了。我們說:「你看,這是你的策略,這是你的權威,如此一來你就不用傷腦筋了,因為你的策略和權威都是根據你的定義而來的,它會透過那定義來運作,透過那定義來表達。」

但我教導的是自我之愛。這是一個必要的元素。你若想要在此生有任何卓越的成就,那麼你就需要能夠站在鏡子前,我說的並不是掛在牆上那種世俗的鏡子,而是那面你可以一直放在自己面前反映自身的鏡子,你需要能夠站在這鏡子前,而且愛著你所看到的。唯有在你的定義裡,你才能找到這種愛。這就是讓你與眾不同之處。這是你潛在的榮耀、美好、和真實,不論那是什麼,都存在你的定義裡。

當你開始活出你的定義,當你開始看見它發光發熱,當你解除了這一生加諸在頭腦上的責任重擔,並且允許你的策略來指引你,那麼你就會看見自己是值得被愛的,而你確實是。談論到愛,我並不是新世紀先生,當然也不會過度多愁善感,這類特質只會把愛變成某種譁眾取寵的宣傳手段。對我而言,自我之愛是最重要的愛。要是你沒有這種愛,那麼其他的愛也都只會淪為估量比較罷了。

愛自己對大多數人來說是一種嚴峻考驗。人類並不愛自己,這是因為他們開放區域的本質所致,因為他們總是活在不一致且受制約的定義裡,因為沒有穩定性,因為他們並未擁有他們認為自己應該擁有的特質,因為他們看著鏡中的自己從來沒有感到滿足過,從來沒有、從來都沒有。這鏡子反映出來的並不是「我愛自己」。這面鏡子說的是:「我知道哪裡有問題。我知道缺少了什麼。我知道我需要什麼,我知道我應該要有什麼,我知道我不喜歡自己什麼地方,我知道所有這些事情。」

當我開始投入人設圖志業,我很驚訝會遇到這麼多自我厭惡和自我憎恨的人。這是非我帶來的嚴峻難題:人們總覺得自己不夠好,包括那三成多心中心(意志力中心)有定義的人也只是做做表面。事實是,非我是個非常不快樂也不滿足的生物。

這也是為什麼,定義會如此值得我們注意,定義是我們設計圖的基石,而且也是我們看見自身策略和權威本質的方式;我們不只要關注定義,同時也要瞭解到,定義就是我們的獨特性。這是我希望你們能夠真正理解的事情,因為它是如此有限和明確,因為它是如此特別的連結,存在那通道裡的總和,就是你的獨特性。這獨特性是需要很純粹地去表現出來的,而且唯有透過它為你所建構的設計,你才可能將它表現出來。

這是關於定義很迷人的一面:定義建構了我們實現策略和權威的平台。一切都出自於定義。它給你所需的工具,讓你以真實的自己去體驗人生。現在,當你去思考關於定義時,我不會告訴你說不能去看組成通道的個別閘門,但我也希望你們能夠去深思並聚焦在通道上,把它當成獨立於閘門之外的事物來看。當你在看通道時,想想它的關鍵詞和它的設計。那就是我希望你們可以開始的地方。

而定義也是你會被看見的地方。別人看你的時候,不會看到說你有59號閘門和你有6號閘門,不是這樣的,會被看見的是兩者總和形成的通道,會帶來影響的是那整條通道,也正是這條通道會讓他人看到,對,這就是你,這就是你的獨特性。如果那頻率運作不正確,思考一下他人會反向給你什麼樣的扭曲狀態,那是必然的結果。

當你在看一張人體圖時,看看裡面的定義,看看圖裡有哪些通道,透過那些通道你可以看出這人的本質;只需要看通道即可,其他的都不看。在腦中想著這些通道的關鍵詞,用不同的方式把這些關鍵詞串在一起,去思考一下、玩味一下這個設計。因為如果你能夠這麼做,如果你能夠只聚焦在通道上,你就會捕抓到對方會帶給你和帶給其他人的能量頻率。你可以一窺其特質,你可以開始瞭解其本質。你想要瞭解自己?就從你的定義開始。從這個會訴說著每個人故事的地方開始。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International Human Design School


獨處反思的空間

作者:Ra Uru Hu

我經常建議人們的一件事就是,要有自己的臥房以及讓自身能量場不受干擾的空間。當我們有了獨處的空間,我們才能遵循人類體驗的法則。不論你的設計中抽象迴路元素是否有啟動,人類的體驗都是需要有反思過程的。我們每個人都需要有時間回顧我們當天的活動,反思我們的運作過程,這點很重要,但並不是很刻意地做。換句話說,並不是在一天結束後,我就得來想想我的這一天和我的人生。不是這樣的。單純只是,在經歷了一天之後,有些時間在自己的能量場裡獨處,藉此能夠來反思回顧這一天。

對於有抽象迴路定義的人來說,有機會能夠獨處在自己的思緒裡,獨處在當天的體驗中,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事情。透過獨處反思,才會帶來可能的啟發,才會能夠將體驗轉化成經驗,才能透過重述和分享經歷來帶給他人激勵,而這一切都來自反思。抽象迴路有定義的人,在一天結束後,需要有時間讓自身的能量場不被他人干擾,才能有機會在沒有腦袋介入的狀態下回顧當天做過的事。

換句話說,抽象迴路有定義的你在經歷了一天的體驗後,要經歷心靈上的轉化,才能真正活出46-29通道的精神。重點就在這裡。而這過程是個很棒的機會,能讓你看見存在形體內的美好,而且奇妙的是,你甚至不需要做任何事,體驗會自然發生,事後你便能夠進行反思。這確實是我們的智慧來源。我們要瞭解的是,這一切並不是我們所創造的,我們只是做出反應。我們處在一個更大的計劃裡。我們並不是這個計畫的創造者。我們只是對這計畫做出反應。這就是我們的天賦。人類之道就是對這計畫做出反應。

因此,我們都必須要瞭解到,人類能夠就體驗進行反思,並且做出正確的反思,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抽象迴路有定義的人也必須要瞭解到,他們的角色就是要協助我們體驗人生,因為他們就是人類的歷史學家以及人生體驗的導師。

 

譯者:Harris Wang
圖片出處:網路圖片
原文出處:International Human Design School


疾病

作者:Ra Uru Hu

我記得許多年前我在為醫療保健人員講課時,他們也想知道那個大家都會想問的問題:是不是所有的疾病、所有的問題都來自(人體圖裡)開放的區域。我回答說:喔,不是的,現今大部分的疾病都來自有定義區域的失調狀態,比開放區域造成的問題多很多。

在我的職涯中,我大概認識了30或40個摘除甲狀腺的人,這些人的喉嚨中心是有定義的,而且他們大多有20/34通道。這是很常見的情況。要瞭解的是,雖說有定義的地方是你生命中的關鍵,但如果你沒有正確運作,這些有定義的地方也不會正常運作。就是如此。如果你沒有正確運作,那些本來會帶給你助益的定義,很快地就會反過來傷害你。

這也就是為什麼,不管我在教授哪個層級,我都會極度強調策略和權威的重要性。我教導你們的,是讓你們能夠很喜悅地去看見事物的機制。然而,瞭解機制未必就會給生命帶來解套。也就是說,意識到這些機制,並不意味著你的腦袋就有能力去善加利用,並且透過頭腦的決定來加以補償。

那是七大中心理解事物的方式:知識就是力量。這些都只是資訊。但力量則是存在你的權威裡。你這一生要能夠正確地做自己,那力量就存在你的權威裡。不管你是什麼樣的設計,只要你做正確的決定,你的定義就會正確地運作。只要你的做決定過程是正確的,那麼關於你所呈現的一切,你散發出的所有頻率,都會是正確的。

因此,時時提醒自己去遵循策略和權威是非常重要的。

 

譯者:Harris Wang
圖片出處:網路圖片
原文出處:International Human Design Sch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