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a Uru Hu

對我來說,聲音是非常強大的——我想,在這過程中我會稍微談論到這些事情,因為這是有關聯的。聲音是很強大的。我對聲音的第一印象是,那是個男人。很有趣,我想這大概是源自我的恐懼。但實際上,那聲音比較像是抽了一輩子菸的非常、非常老的女人。

就連那整個情景,給我的感覺幾乎像是在子宮裡,我感覺就像是懸浮在那環境裡,那是個非常封閉的環境,我在八天裡都沒有吃東西、沒有睡覺、沒有攝取任何液體。在這八天中,我處在一個異常的身體狀態裡,因為我是完全脫水的,而且有種類似雙腳麻痺的感覺遍及全身。事實上,這些強烈感受唯一稍微緩和的時刻,就是當我聽見所謂的「聲音」的時候。

關於那個過程,還有一件事是許多人都不瞭解的——主要因為我並不常談論這件事——也就是,把它稱作是「聲音」,就會把它鎖定在一個特定的領域裡,好像這是個純粹的聽覺體驗。但是,我為什麼會叫它是「聲音」,是因為,我不知道還能怎麼稱呼它;那是我遇見它的方式,那感覺是個聲音。我知道這種事情有很多的名稱,但我想,如果那聲音有想要我怎麼稱呼它,它應該就會告訴我,但它並沒有。而事實是,我遇到的這個東西,這個所謂的聲音,它的本質和我所體驗認知的,是非常不同的。那是身體的體驗,是突變性的,是痛苦的,是聽覺的,是視覺的,而且還遠不僅止於此,那就像被插上了插頭,被連結到一個未必與我的設計相容的東西上。所以,我想,在那速度和資訊複雜度下,八天就是所需的時間,才能把所有必要的資訊輸入我的體內。

當這經歷結束時,我坐在我居住的廢墟小屋外一顆無花果樹下,開始哭泣。我有這種感覺:「現在該怎麼辦?」我不想要當推銷員,我不想要走出去到世界裡,對人們說:「嘿,聽著,有個聲音告訴我一切事物的運作方式!」那真的很瘋狂。要是有人對我說這些話,我也不會理會他們。這也是這些年來我經常講的笑話,也就是,我自己都不會付錢來聽我講這些東西,因為,我並不願接受這種東西。

有人會來跟我說他們有個神秘的經歷,而我會說:「哦,是喔。」我不知道,我對那一切都是很無知的。而在經歷過這件事之後,知道我再也不會有這樣的體驗,再也不會體驗到這種魔力的強烈感受;畢竟,那是如此特別,而且那是最棒的部分。我在那棵樹下哭泣,是因為我必須開始工作。那就是聲音對我說的第一件事:「你準備好要工作了嗎?」我沒有回答,因為那並不是一個問句,我想,那是一個警告。在我看來,很顯然地,我要在這世俗世界裡艱難地前進,因為這是個充滿非我的世界,這是個真相不出門、謠言傳千里的世界,這是個神秘事物會被孤立成邊緣人的世界。這很可怕,這真的很可怕。

我能做的,就是依靠人類設計系統的邏輯,依靠它的邏輯來執行我的傳訊者工作。我想,在內心深處,我竟然會做人設圖宇宙學這門課,就是想有個機會能平衡這個經歷體驗。而且,這也是在向大家展現,這知識實際上有多麽龐大,這知識的源頭實際上有多麽地淵博。

節錄自《人設圖宇宙學一:班圖》(Rave Cosmology 1: Bhan Tugh)

 

譯者:Harris Wang
原文與圖片出處:Jovian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