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稱作「人設圖」

為何翻譯為人設圖?

Human Design在臺灣市場環境被稱為人類圖,許多粉絲專頁、文章、書籍,幾乎都是使用這個名稱,直到香港人類設計學會成立後,市面上多了個名稱叫人類設計。人設圖聽起來像是人類圖加人類設計,就像是電影台詞「摻在一起做成撒尿牛丸啊」,就變出人設圖,其實這是不小心碰巧過程,後來才做出決定稱為「人設圖・臺灣」,畢竟Rave Taiwan一直都沒有中文名稱。

每次當朋友聽到我在學習人類圖,通常都問「這是研究考古嗎?還是這是研究人類行為歷史?」當下尷尬笑了一下,因為不是完全不能明白這個反應,以前讀大學時,學校有一個系真的叫做人類學系,因此跟考古、人類行為歷史做連結也完全沒錯,但最讓我印象深刻是某次朋友說「Human Design 的 Design 是不是沒有被翻譯出來呢?」對方提出這個問題也不是挑釁,而香港人類設計學會稱為人類設計也沒有錯,反而是更完整的翻譯英文。

就這樣子也不去多做理會放置這個問題好一段時間。直到我在2020年疫情大爆發的上半年,窩在家追起了HBO GO影集「西方極樂園 Westworld」。

先簡單分享這個影集故事,第一季故事點出這是一個進步的世界,充滿科技尖端的時代,而這個科技技術可以打造出一座充滿擬真機器人的西部世界主題樂園,在這個樂園顧顧客可以滿足最原始的慾望,毫無法律約束的放蕩享樂,無論是屠殺或是性愛,在這個樂園的機器人慢慢轉變進化擁有覺知的人工智慧即將反撲。第一季是評價最好的,後面兩季大家覺得沒有第一季出色,若有興趣我覺得是值得觀賞的影集,然而這跟人設圖有什麼關係?

在這部影集裡面,人類的科技以及智慧可以打造出機器人的世界,宛如造物主在創造新的事物,人類就像是神,打造出這個樂園一邊觀察一邊調整,然而在設計一個機器人的時候,樂園的創辦人提到「我們會為一個角色設計他的個性、以及故事背景」。當時觀賞劇情到這裡我頓時覺得「或許我們都是被宇宙設定好,丟下來的機器人。」當然這是很不合理的說法,因為我們擁有覺知的能力、情感的能力、創造的天賦,我們並不是機器人,而在「Human Design」的領域裡面,我們出生當下被印記的資訊,是我們這輩子持續運作的機制,而機制就是機制。

重新思考先前朋友們有些自己接觸過後的經驗分享,覺得說按照人生使用說明書並沒有真正的像是那套說法那麼絕對,這部分我也不否認。雖然我自己在IHDS以及在地機構都是這樣學習這個說法,可是在生命過程中實踐時,總是會面對壓力、挑戰、困境,在當下這種時刻總是會忘記自己是有選擇的,可以選擇透過策略以及權威來為自己處理眼前問題,這個底層可能是一種對自己不夠信任的狀態。相對地也如同祖師爺最愛說的「別無選擇」,因為只能夠正確地運作出自己設計。

因此覺得這部影集給我的感覺是,我們內在都有自己的獨特性,在出生時被宇宙設定好,同時也有自己可以學習的環境,在這個環境裡面你可以發揮自己的獨特性學習智慧、成長、成熟,只是這個過程並不容易,也並不是舒服的過程,因為生命就像是未知的迷霧,人們並不知道等在前面的是什麼,只能穿越再穿越,回頭看才會發現原來自己經歷這麼多過程,原來自己挑戰過那些關卡,也有挫敗過的經驗,這一點一滴都是屬於自己的生命經歷。

你擁有自己的人設來到世界上,當依循著自身機制運作時,會來到正確的環境經歷屬於你個人的旅程,這個過程中有你可以發揮生命定義之處也有受影響的開放之處,人們也在這個世界透過不同分形線彼此相會,偶爾並行彼此前進,然而在未來某個時刻分離。眼前這張圖是你的人設圖,準備好就來自我探索吧!

這是為何稱為人設圖的原因,若更簡單白話的說明,就像是動畫、漫畫的人物,都有自己的人物角色設定,其實我們也都是如此,都有自己鮮明個性部分,在這個世界中展現出自己。

最後若有興趣也有時間,真的可以追一下「西方極樂園 Westworld」,我個人蠻喜歡的。

 

撰文:Nick Chu


結業

大概在八月時,對於一件事情很想要處理,卻遲遲沒有心思去整理,就這樣放置許久,直到昨天早上的一封信。來自一位在台灣在地機構學習的學員分享,在他們上課聊天視窗有人張貼我們的網址,然後他聽了一段過往故事。

當然,我好奇是什麼樣的故事,讓他有這個行動力寫信與我聯繫。不過經過昨天一整天沉澱到今日早晨,其實什麼故事內容都不重要了,因為我已經不處於那個故事,而我正在經歷自己的生命過程,無論過去經歷什麼不快樂的事情或是做出什麼決定,都是我依循自身內在感受做出的決策。

若我不能夠相信自己而質疑自己,是否連自己都欺負著自己?

我沒有洋洋灑灑的文筆,也不是懂得行銷包裝的人,這種直性子個性不是個討喜的人生,對於問題會想尋找答案,對於困境會想要跨越,對於不合理的行為會質疑。

對於過往故事有很重要嗎?

若沒有當時的自己去質疑,並且不採取行動去驗證,或許不會有今日這個我。該慶幸的是自己有勇氣跨出去,試著去瞭解更多未知的人事物,並且去體驗這個艱難的道路,同時也能夠見證 IHDS 是否真的是傳說中的學店。

很慶幸能夠認識一群人喜愛人設圖,他們依循自身的方式學習知識架構、並且透過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認證,相較於我,實在是厲害並且勇敢太多太多。

當我學習越多人設圖知識架構,越來越能理解自己的內在設計。「無意識地處理看見世界的腐敗並且抱持著自身的意見可能性,透過忠於自我的行為展現出極端的生命節奏」,內在的不知足成為燃料,推動著我經歷危機尋求改變的可能性,透過分享這些過程將能激勵他人。有夠討人厭的設計,但生來也不是要討誰喜歡。

當時被踢出全部社團時,我沉靜在追劇的過程代謝情緒,同時身旁許多人私訊關心以及偷偷表達支持。而這一年收到部分信件詢問如何在 IHDS 學習,同時也聆聽這些人的故事,為何他們想要離開前往 IHDS。我想我內在完全感同身受。

無論如何,我已經遠離過去那個環境,並且從醫院昏迷醒來後,我更肯定一件事情,「當我們向外尋求答案,試圖達到身心靈平衡時,那些外在權威也不值得你信賴」。而這個想法近期從 IHDS 老師 Darshana 在課程中分享得到驗證,她說「這種扭曲和同質化未必只會來自父母和朋友,也有可能來自我們的靈性老師、某個我們尊敬的人、或者來自某本書,但這些都和你的真實本質無關,你有你自身的權威,但我們卻去向外尋找,覺得自己如果能夠仿效某個典範,我們就能過得好些。」

當課程內聽到這句話時,真的像是一拳重拳打到臉上。因為我沒有忘記在 2018 年 Mary Ann 老師的體驗你自己(Immersion) 課程,坐在一旁自行吃著早餐也會被無理之人說「很弱的顯示者」,這種惡劣重傷的言語,事後的道歉更是敷衍輕視的一句「強哥,對不起,以後都叫你強哥」。而這種很強、很弱的什麼者,也是因為教學環境培養出來,代表這並不是一個尊重多元、同理他人的環境。

而互相指責並沒有辦法改變過去,能過得是依循自身的內在權威,相信自己走過這條道路,真的真的非常慶幸能有過這一段糟糕的經歷,推動著我尋求他人協助共同前往 IHDS 進修更多知識架構以及認清楚自己本質,並且不用再承受他人權威的羞辱。

當中還有很多故事可以說,包含我於剛接觸第一階段課程後詢問信件、取得 LYDG 認證後詢問學生手冊,而我並不認為自己是受害者,事情就是提問、理解、評估。而這整個過程最讓我痛恨的就是新竹課程事件,而我沒有想要忍讓跟吞下這件事情。

最後跟大家分享《被討厭的勇氣》書中其中一句話:「無論過去你的人生發生過什麼事情,那對你將來要過怎樣的日子一點影響也沒有。」

尋求你的真實本質時,請不要忘記自己是擁有力量可以跨越挑戰以及生命困境。若沒有勇氣跨離舒適圈去尋求自己真實本質,聽再多權威的話也只是更遠離自己。

當時八月我想處理的就是自己去面對過往在台灣在地機構學習經歷的回憶,基本上能不提我都不想提,因為花錢找罪受的人很蠢。

我很蠢。

 

撰文:Nick Chu
封面圖片作者:小牛的手寫生活


關於定義

定義是什麼?

身旁有些朋友們自行上網繪製出自己的人體圖資訊後,看到其中一個欄位寫著《定義》,底下可能寫著幾分人,而這個定義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想像一下自己內在身體就像是一座聖殿,每個人都擁有屬於自己獨特的聖殿,這座聖殿內固定擁有九個房間,每個房間沒有相連通的道路時,這個房間就沒有持續的光亮可以點亮周圍,當兩個房間彼此相連通形成一條道路可以穿梭時,代表房間之間可以傳遞或是運送資訊,而這些擁有道路的房間有持續穩定的光亮可以照亮周圍。

接下來,看著自己的人體圖,請你閉上眼睛。

當你的人體圖寫著Single Definition/單一定義,代表你內在聖殿的房間可以透過一條道路筆直前進,形成單一區塊。

當你的人體圖寫著Split Definition/二分定義,代表你內在聖殿的房間被分割成兩個區塊,這之間需要某個工具來橋接兩個區域形成道路,這些擁有光亮的房間才能夠彼此傳遞或是運送資訊。

Triple-Split Definition/三分定義
Quadruple-Split Definition/四分定義
也是類似二分定義的概念,這些擁有光亮的房間缺少某些道路,而形成三個區塊、四個區塊。

為何人設圖・臺灣的用詞與在地機構不同?

在詮釋的層面,我們沒有不同。

在翻譯用語上面,我們確實不同。因為定義是很重要的部分,定義是我們內在值得信賴並且要去運用的能量。我記得我很早接觸學習時,也是透過幾分人來理解,後來透過國際人設圖學院重新培訓基礎課程,重新堆疊架構以及反思後,發現正確的用字以及翻譯,是重要的。

我們都是完整的人,沒有所謂的二分、三分、四分人的人格分裂,而是內在的機制不同,能量區塊被分割成不同定義,有各自不同課題以及生命挑戰,但你是完整的人。

定義是個很重要的指標,讓你認出自己,使你不會被生命挑戰給拉走。

 

撰文:Nick Chu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你不是你的腦袋

人類從古代求存的本能,演化到智能求存的過程,延續至今,人們依然如此運作。閱讀大量收集來的資訊,透過眼睛來判定事情,透過不同的策略來謀劃,使我們達到想要的目標,看見那個結果。但事與願違的情況使得我們屢屢碰壁而改變再改變,直到我們困在死胡同內,久久轉不出這關口,直到精疲力竭。

在人設圖系統中提到「你不是你的腦袋」,因為我們不會明白自己身體需要什麼,不常去感受內在深層的聲音,我們習慣透過腦袋替我們決定,直到我們把事情搞得一團亂,讓身體更疲累更倦怠,才會停下來檢視,但又不知道哪邊出問題。

腦袋並不是我們可以依賴的權威,但不代表腦袋是不好的,腦袋透過學習增加視野,來帶給他人意見,提供參考,正是頭腦的美妙之處。但腦袋並不理解我們這副身體真正需要什麼,我們總是透過腦袋以為自己想要做這個、需要買這個、必須去某個地方。總是透過腦袋替自己內心的聲音來表達,淹沒真實的感受。

我們有時候拒絕過適合自己的人生方式,總是採取別人的方法來衝撞,讓我們忽略自己底層的聲音,忽略了自己內在的力量。腦袋並不代表我們本身的聲音,腦袋會被很多事情誤導、誘惑、刺激,而忽略自身最需要的聲音,導致我們揮霍過多的時間與力氣。當你受到腦袋指引所做的決定,會讓自己的身體更疲累更迷惘,而更否定自己與打擊自己。

否定自己的過程裡,腦袋編織著「我是個很差勁的人,我總是不夠好」。你可以察覺到什麼嗎?你的腦袋編織個故事給你,而你認定自己就是如此。但你並不是你的腦袋思維,你的本質不是如此,但你卻與腦袋編織的故事打擊自己。

請記得你不是你的腦袋,但你可以看著腦袋在說些什麼,去察覺它對你的影響是什麼。

 

撰文:Nick C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