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在八月時,對於一件事情很想要處理,卻遲遲沒有心思去整理,就這樣放置許久,直到昨天早上的一封信。來自一位在台灣在地機構學習的學員分享,在他們上課聊天視窗有人張貼我們的網址,然後他聽了一段過往故事。

當然,我好奇是什麼樣的故事,讓他有這個行動力寫信與我聯繫。不過經過昨天一整天沉澱到今日早晨,其實什麼故事內容都不重要了,因為我已經不處於那個故事,而我正在經歷自己的生命過程,無論過去經歷什麼不快樂的事情或是做出什麼決定,都是我依循自身內在感受做出的決策。

若我不能夠相信自己而質疑自己,是否連自己都欺負著自己?

我沒有洋洋灑灑的文筆,也不是懂得行銷包裝的人,這種直性子個性不是個討喜的人生,對於問題會想尋找答案,對於困境會想要跨越,對於不合理的行為會質疑。

對於過往故事有很重要嗎?

若沒有當時的自己去質疑,並且不採取行動去驗證,或許不會有今日這個我。該慶幸的是自己有勇氣跨出去,試著去瞭解更多未知的人事物,並且去體驗這個艱難的道路,同時也能夠見證 IHDS 是否真的是傳說中的學店。

很慶幸能夠認識一群人喜愛人設圖,他們依循自身的方式學習知識架構、並且透過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認證,相較於我,實在是厲害並且勇敢太多太多。

當我學習越多人設圖知識架構,越來越能理解自己的內在設計。「無意識地處理看見世界的腐敗並且抱持著自身的意見可能性,透過忠於自我的行為展現出極端的生命節奏」,內在的不知足成為燃料,推動著我經歷危機尋求改變的可能性,透過分享這些過程將能激勵他人。有夠討人厭的設計,但生來也不是要討誰喜歡。

當時被踢出全部社團時,我沉靜在追劇的過程代謝情緒,同時身旁許多人私訊關心以及偷偷表達支持。而這一年收到部分信件詢問如何在 IHDS 學習,同時也聆聽這些人的故事,為何他們想要離開前往 IHDS。我想我內在完全感同身受。

無論如何,我已經遠離過去那個環境,並且從醫院昏迷醒來後,我更肯定一件事情,「當我們向外尋求答案,試圖達到身心靈平衡時,那些外在權威也不值得你信賴」。而這個想法近期從 IHDS 老師 Darshana 在課程中分享得到驗證,她說「這種扭曲和同質化未必只會來自父母和朋友,也有可能來自我們的靈性老師、某個我們尊敬的人、或者來自某本書,但這些都和你的真實本質無關,你有你自身的權威,但我們卻去向外尋找,覺得自己如果能夠仿效某個典範,我們就能過得好些。」

當課程內聽到這句話時,真的像是一拳重拳打到臉上。因為我沒有忘記在 2018 年 Mary Ann 老師的體驗你自己(Immersion) 課程,坐在一旁自行吃著早餐也會被無理之人說「很弱的顯示者」,這種惡劣重傷的言語,事後的道歉更是敷衍輕視的一句「強哥,對不起,以後都叫你強哥」。而這種很強、很弱的什麼者,也是因為教學環境培養出來,代表這並不是一個尊重多元、同理他人的環境。

而互相指責並沒有辦法改變過去,能過得是依循自身的內在權威,相信自己走過這條道路,真的真的非常慶幸能有過這一段糟糕的經歷,推動著我尋求他人協助共同前往 IHDS 進修更多知識架構以及認清楚自己本質,並且不用再承受他人權威的羞辱。

當中還有很多故事可以說,包含我於剛接觸第一階段課程後詢問信件、取得 LYDG 認證後詢問學生手冊,而我並不認為自己是受害者,事情就是提問、理解、評估。而這整個過程最讓我痛恨的就是新竹課程事件,而我沒有想要忍讓跟吞下這件事情。

最後跟大家分享《被討厭的勇氣》書中其中一句話:「無論過去你的人生發生過什麼事情,那對你將來要過怎樣的日子一點影響也沒有。」

尋求你的真實本質時,請不要忘記自己是擁有力量可以跨越挑戰以及生命困境。若沒有勇氣跨離舒適圈去尋求自己真實本質,聽再多權威的話也只是更遠離自己。

當時八月我想處理的就是自己去面對過往在台灣在地機構學習經歷的回憶,基本上能不提我都不想提,因為花錢找罪受的人很蠢。

我很蠢。

 

撰文:Nick Chu
封面圖片作者:小牛的手寫生活